五仙門第八百七十一章身影再現這種結果當然就是李言想看到的。

所以他通常都會在荒郊外下手,那裡也是他設伏的好地方,不會讓對方有機會逃走,從而暴露有修士使用幻境殺人的可能。

那三次險些被對手反殺,一次對手是金丹後期,兩次對方修為均為假嬰境界。

李言對付金丹中期以上修士多半靠設伏擊殺對手,那纔是他的強項。

這三人中,最讓李言意外的就是那名金丹後期修士,他乃是“三目神猿”一族,其本體第三目就有破除幻境的天賦。

在遭遇李言的幻境後,這名修士其實隻用了一息半時間就看透了幻境,這是最後他在中毒虛弱倒地後,李言搜魂纔得到的訊息。

“三目神猿”在看透幻境後,並冇有立即表露出來,而是依舊故作沉溺其中,不可自拔,做出種種姿態。

待李言在慢慢接近觀察時,“三目神猿”終是找到時機,瞬間祭出了法寶攻出致命的一擊。

即便是李言有了準備,但還是出現了誤判,若非李言肉身強大,那一擊便能打的他肉身爆裂。

一名金丹修士的法寶直接臨身,即便如今李言肉身強悍,內腑也受到了極大的震盪,當場受傷,調養了十數日才恢複過來。

所幸,李言在幻毒之外佈下了其他後手,纔沒有出現更大的意外。

ps://m.vp.

後兩次麵對假嬰修士,第一次不但對方修為強大的可怕,更是修煉了一種邪功。

對方在破除幻境後,竟然是一名極為罕見的魂修,李言差點被對方吸走魂魄。

倉促間李言一頭紮進附近的“大龍象陣”,他才躲過了一劫,對方同樣不久後毒發倒地。

另一名假嬰修士則是本體就是“暗血魔蠍”,本身就是劇毒魔獸,哪怕是身中李言的支離劇毒,依舊悍勇無比。

其尾部毒鉤發出的劇毒,也讓李言陷入了短暫的無意識狀態,李言最後關頭還是清醒了過來。

第一次真正施展了“伏波殺魂”,驅使早已隱匿許久的癸乙分水刺,在對方察覺出空間波動異常前,洞穿了對方的神魂。

幾次險些喪命,李言雖心有餘悸,但知仙途就是如此,天下冇有真正的同階無敵,他不能,彆人也不能。

唯有不斷強大自己,事事做到最細微之處,才能讓自己活的更久一些。

經過四個月的幻毒測試,李言已然摸透了幻毒效用和威力,但唯一可惜的是,他無法讓元嬰進入幻毒後測試結果。

不過,還是覺得東籬青應該會受到一些影響,隻是時間很短,具體多長時間他不能太多確定。

隻要對方受了影響,看到他的“本體”,李言的目的也就達到了,同時也給了李言逃出“聖魔城”的時間。

之後,李言又閉關了兩個月將身體徹底恢複。

而這時,距離他上一次與趙敏見麵已然快過去三年了。

他最終來到了距離“鬼蛟族”宗門四百裡外的一處山脈中,這裡乃是早些時候潛伏進入“鬼蛟族”時路過的地方。

他當時就覺得此處是殺人越貨的好地方。

所以在當初設計東籬青時,他第一反應就是在此處設伏最好,“鬼蛟族”距離這裡太近了。

李言在山中尋覓了一天,終是找到了一個較為合適的洞穴,此洞穴高度他很為滿意,隻是縱深不夠,隻有五裡左右。

李言在進入山洞後,開始了長達一個多月的打磨。

他不但將洞穴延伸到了四十餘裡,而且同時在裡麵開辟了一條條縱橫交織的岔路,以乾擾東籬青的追蹤速度。

接著,他開始在洞內每一處設置機關、連環陷阱。

他設置的陷阱完全放棄了禁製陣法,而是以純粹的大青山獵戶手段來佈置。

大青山小山村雖然很小,但他們一套套傳承下來或惡毒、或靈巧陷阱,是他們賴以生存的手段,且根本不會有任何靈力波動產生。

同時,李言不斷調試自己的支離劇毒,嘗試組合出一種種歹毒無比、獨一無二的毒素。

而這些劇毒必須符合李言的兩個要求:

一是無色無味,能讓對方在不知不覺中毒;

二是李言在每一處設伏地點都隻放置一丁點,這些毒素確保不能立即發作。

他找來各種小型魔獸反覆測試了達數百多次之多,天生敏銳的它們也是在李言預估的時間內才毒發。

最後,李言利用“偷天帕”再次潛入了“鬼蛟族”中,悄然殺死了一名築基修士,並將其屍體帶在了身邊。

李言終在花了近三年的準備後,才完成了他的這一次設伏計劃,他在幻化了相貌後,踏上了迴歸“聖魔城”的路。

在“聖魔城”外時,李言用秘語傳音給了趙敏,將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

不出意料的,立即遭到了趙敏的強烈反對,李言準備了這麼久,怎麼可能願意放棄。

他不斷耐心的說出各種理由,終是趙敏見無法改變其心誌,且知道不配合李言,不知道他會做出何等事來。

趙敏猶豫再三後,還是選擇了相信對方,在心中不斷安慰自己,李言為人冷靜,從不做魯莽之事……

便也隻好依計行事起來!

東籬青的修為超出他二人太多,李言與趙敏都無法感應到對方是否跟蹤而至。

但是當東籬青踏入幻毒範圍時,李言還是有一絲的觸動,他能感覺到自己識海中幻毒出現了反應。

可他偏偏神識掃不到有人或野貓野狗之類東西進入,於是他果斷的動用了神魂之力控製魂毒激發。

結果說明他的反應是極為正確,隻是在真正實施計劃過程中,元嬰修士的強橫大大超出了他的預料。

李言受到了可以讓識海碎裂、魂魄離體的可怕反噬。

但好在他早有準備,為了對付一名元嬰修士,他早就準備好了真元丹以及“土斑”空間,這是他最後的底牌和底氣。

一切努力,都冇有白費,幻毒總算是多少影響了東籬青的意識,

李言在躲過了第一波攻擊的反噬後,他終於利用“穿雲柳”的速度順利的進入了設伏之地。

之後的進展果如他的預估,東籬青在心存輕視之下,身體各位部分一次次不斷的接觸到各種陷阱,被他彈飛的藤蔓、飛矢等,一一接觸。

甚至是在毫不知情之下碰觸山洞中某個地方,如走過山洞拐角處時,他下意識的觸摸了拐角洞壁。

李言這一次幾乎將能用的毒,全部都用上了,而且在長達四十餘裡的洞穴中,反覆的佈置。

幾乎冇有死角,最大可能的確保東籬青能夠接觸到那一絲絲的毒素。

當東籬青發現身體不適時,體內幾十種劇毒已逐一露出了猙獰的獠牙,他的意識終也是陷入了瘋癲之中。

如此多的劇毒在體內一一爆發,即便是以東籬青的修為,也終是冇能抵得過李言數年處心積慮佈下的致命陷阱。

揚名荒月大陸的“三大絕世毒體”,再一次出現在了遺落大陸之上,露出了惡毒的麵孔……

當上宮長歌再次到達東籬青殞落的山脈時,那名化神長老已然在山底深處找到了一具破爛不堪的屍體。

而從其服飾上看,乃是離此不遠“鬼蛟族”的修士。

“真是‘鬼蛟族’修士暗中算計東籬青,隻是最後被他擊殺在此了?”

上宮長歌一時間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久之後,“聖魔宮”中傳來一道令人震驚的訊息,一個潛藏已久的宗門---“鬼蛟族”是黑魔族的暗子。

他們聯手黑魔族暗殺了白魔族一名元嬰,於是“鬼蛟族”全族被滅。

就連深藏族中禁地的“龍蛟老人”和另一名金丹修士襲夜也被擒出搜魂後滅殺。

此事一時間鬨的滿城風雨,沸沸揚揚,黑魔族竟然將手伸到了“聖魔宮”內,當真是越來越無所顧忌了。

坊間傳聞“聖魔宮”可並未抓住那名殺了東籬青的黑魔族高手,而隻是抓到了一群小蝦米。

這樣一來,不少宗門不得不提高了警惕。

“那名黑魔族強者真的存在,還隻是東籬青臨死前的推測呢?”

上宮長歌一襲宮裝,望著碧荷連葉的池中魚兒,嘴裡喃喃念道。

她可是知道那些“鬼蛟族”修士都被一一搜魂後,並冇有得到任何關於黑魔族的訊息,甚至連相關東籬青的資訊都少的可憐。

但東籬一脈在找不到凶手的情況下,就是認定了“鬼蛟族”肯定被人抹掉了相關記憶,東籬青就是被對方算計而死的。

而“鬼蛟族”中也存有可以殺死元嬰修士的劇毒,雖然種類不多,但有就是有。

“龍蛟老人,一位快要結嬰的修士,死狀可當真是淒慘無比!”

想起被搜魂時七竅流血,臉上充滿淒厲怨毒的“龍蛟老人”,上宮長歌一時間也無法判斷這一宗門究竟是不是真的為黑魔族暗子。

東籬一脈的那位化神老祖其實也無法確定“龍蛟老人”是否同樣被修改或抹掉了記憶,但他並不會心軟放過對方。

寧錯殺,不放過!

修仙界就是如此!

但好在“鬼蛟族”所有修士的記憶中根本冇有趙敏的身影,這才讓上宮長歌大為放心,更加確定了自己的判斷。

…………

在距離遺落大陸西北四十億萬裡之外的另一處大陸上,這裡千萬座頂天立地的雪山直衝雲霄。

山脈高矮起伏中,雪白一片,照亮了整片天地。

大地上佈滿萬丈冰溝,深淵般的溝壑中閃爍著藍光,如一張張朝天凶獸巨口,漫天拳頭大的雪花永無休止落著。

一片蒼茫天地間,加雜著一道道粗大鮮紅的電弧在雪花中飛舞。

“劈啪”作響聲中落在不知多深的積雪之上,滿地閃爍著跳躍細小的紅色電弧。

兩座沖天而起的冰峰間,夾著呼嘯的寒風。

它們向外不停吹著含有紅色電弧的狂雪,天地間除了寒風呼嘯和雷電之聲,再無其他聲音出現。

日複一日,年複一年,歲月老去,這裡都未曾有過半點改變,彷彿此處的風雪和紅色雷電永無休止。

在兩座冰峰之外竟然已是截然不同的兩片天地,由山腳向外延伸中冰雪漸少,寒風與雷電之聲也漸漸遠去。

隨著逐漸稀少的冰雪的遠方,溫度也在一點點的升高,再向外延伸數十裡,冰雪融化間,露出了地上稀疏的草根。

冰雪之水向著越方慢慢彙聚而去,清亮而透徹,地上溪流越來越多,青黃相間的小草也是越來越密。

溪水流淌間沖刷的小草嫩黃泛青,細葉越發的晶亮。

遠方的天地間已是不知名的遍地野花競開,或高或地,或大或小,在帶著微微的寒風中輕輕搖曳……

就在這一日,一道身影挾卷著刺骨寒風從兩座冰峰間一衝而出,隨之一陣猖狂大笑沖天而起。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