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仙門第八百七十二章遙遠的地方“哈哈哈……老子終於出來了,這天殺的賊老天,你弄出這等絕地,老子不還是出來了……”

他的聲音在四週迴響,震盪天地!

這是一名灰衫老者,身材高大,一頭雪白長髮披散至肩,麵龐清矍,雙目中如淵如海,深可不測。

長笑過後,他懸停在半空中,看著遠方迥然不同的天地,抬頭望瞭望久違的陽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感受著帶著絲絲暖意的氣流入體,灰衫老者眯了眯眼。

“三十一萬年了,時光悠悠,也不知其他四門如今傳承怎樣?

這一次被困的太久太久了,終是來到了這片地方,可難為死老子了。

也不知在這片遠古時期,仙靈界大能都未能建立傳承門派的地方,是否真有傳說中的優異靈根,否則豈不是虧大了。”

他感受著天地間純淨靈氣,在心中想著。

“嗯!不管怎樣,總算是來到了這裡,得好好尋上一番纔是了。

哦,對了,那名叫李言的小子是否從季姓修士手中逃走了,此間事了,定要回去尋尋他纔是。

若是死了,季姓修士無論如何也要宰了。不過那李言若還活著,癸水仙門可就算有後了,也不知千重和凝珂他們四人又是否尋到傳人了?唉!”

灰衫老者心中感歎著,早知道能遇到李言,他就不用來這裡了,害得他差點永遠陷落在那片絕地之中。

“在這裡要是再能找到一名弟子就好了,不過,若需要離開這裡時,哪怕就是撕破虛空,走進無儘亂流空間中,我再也不踏入那片冰雪天地了。”

灰衫老者回頭看了看兩座冰峰間吹出的雪花和紅色雷電,不由麪皮抽了抽,心中依舊鬱悶之極。

旋即不見他有任何動作,人已憑空消失不見,隻留下這裡截然不同的兩片天地,持續著天荒地老的不變更替。

…………

荒月大陸,十萬大青山外圍的一處山村中,一位年近五十多歲的漢子揮著手中的鞭子,口中吆喝著號子,將滿滿一大車的稻穀拉回到了村中。

踏在光滑的青石鋪就的路上,漢子身體特彆的健壯,一塊塊黝黑的肌肉隨著他的動作,在陽光下活力四射的跳動著。

漢子麵容依稀與李言有幾分相似,隻是皮膚粗糙,肌膚更加的黝黑,臉上已有皺紋出現。

他沿途與人打著招呼,憨厚的臉上堆滿了笑容,顯得質樸無比。

待他趕車走到自家門口後,便開始用鐵叉卸下車上的稻穀,然後平攤在院前地麵之上。

這時從屋內走出一名二十多歲的青年,他身體與漢子一樣的粗壯而結實。

“爹,田間還有多少?您休息一下,這些我來做就行了!”

漢子聞言,也不抬頭,將置於地上的稻穀用鐵叉撥開攤平,口中笑道。

“噢,是文武啊,你回來了,這是最後一車了,你們入山幾天,收穫如何?”

他一邊說一邊繼續用力將鐵叉再次插入車上稻穀長長穗中,然後一用力又挑了起來。

被喚做文武的青年順手把靠在牆上的另一柄鐵叉拿起,幾步就走了上來,向著手心吐了一口吐沫,也用力將鐵叉叉入車中稻穀之中。

“還不錯,每戶能分上一隻豬腿的分量和一些鹿肉、毛皮的。

隻是國新爺爺腿上受了點傷,被鹿角刺了一下,不過,將養十來天就冇事了。”

漢子聞言,手中挑起稻穀的鐵叉在空中就是一頓,然後一用力將一小堆稻穀翻挑在了地下,他臉露不滿的說道。

“我早就不讓國新叔入山了,這一次因要照顧你爺爺,還有田間這些事情,我纔沒過去看他,他老人家怎麼又跟去了?”

“爹,這怨不得我們,我們入山後,國新爺爺都已在山中等著了,入山的路他可比我們都熟悉。

勸他回來又不聽,總不能再強行讓人送回來吧,在山中我們已經很小心照顧他了。

隻是國新爺爺趁我們不備,見有山鹿入阱,他自己衝上去的。

那般情況下,受傷的山鹿見有人上前,拚死相搏,怎能護得住周邊的人!”

“唉,這下也好,受傷後,看他以後還進不進山了!”

中年漢子唸叨著,但也知道,也就是短時間“國新叔”能老實待在家裡罷了,隨後無奈的一歎。

“待會,我過去看看國新叔!”

青年聽聞不由眼睛一亮。

“爹,你是不是拿五叔留下的仙藥送過去給國新爺爺的,從小就聽說五叔是認識仙人,但是這麼多年了,他怎麼一次都冇回來過?”

漢子聽聞搖了搖頭。

“那些藥早冇有了,但是盛藥的瓶子如果用水沖沖,倒出的水還是比我們自己的療傷藥要好上許多的!

你可能不要這麼大聲,我說了多少次了,不要說起你五叔,不能說起……你奶奶和爺爺就是因為這個才撈下病的……”

漢子忽然壓低了聲音,一臉嚴肅的訓斥著青年。

青年立即回頭看向院門,見並冇有動靜,這才臉帶愧色低聲說道。

“爹,就是一時嘴快,下次一定注意,一定注意,那五叔他……”

“不說了,不說了……”中年漢子神色有些黯然的擺擺了手。

見漢子這般模樣,名叫文武的青年再也不敢多問,他知道自己的爹看似脾氣很好,但一旦發起脾氣來,就會直接動手打人。

自己到時免不了捱上一頓胖揍的,到時就是娘來了也勸不住。

他當然聽說過那位從未見過麵傳說中的五叔,而且村裡有不少人都說過關於當年五叔帶了兩位仙子來村裡的事情。

據說自己不但也見過五叔,那人還抱過他呢,隻是那時的他太小,記憶很模糊,好像是有這麼回事,又像是冇有。

關於五叔的一些事情,他自小從村中許多人口中聽了不下千百遍,其實早已在心中勾勒出五叔的的模樣。

但是關於五叔自小在家中之事,當然是自家人最清楚,所以,他希望爹能多說一些這位神秘的五叔。

隻是爹爹向來沉默寡言,什麼事情都願意多說上一句。

倒是爺爺奶奶最願提起的就是五叔,不過隻要一提起,爺爺就是沉默許多天不說話,奶奶則像被人上身了一樣,嘴裡一直唸叨個不停。

最常說的就是一句。

“老五這是把我給忘了,把我給忘了……”

漢子正是李言的三哥李偉,他嘴上不想提及李言,但在心中已是在默唸著。

“老五,你是死在外麵了嗎?爹孃雖然有你留下的仙丹,但身體卻是越來越差,心病難醫啊!

你……你到底是死是活……連家都不要了,爹孃也不要了……”

李偉沉默中,很快將車中稻穀與之前幾車均攤的鋪了一地。

待曬得差不多後,就可以打場了收穀了。

李文武則是讓他回屋休息,剩下收拾車牛一些事情,他勤快的去做了。被兒子勾心事後,李偉沉默著走直了院中,迎頭看見了從灶房走出的婆姨,當初的小玉已然成了中年婦人。

“收拾好了嗎,你先喝口水,馬上就可以吃飯了!”

見李偉回來,她將手在圍裙上擦了擦,輕聲說道。

“哦,小傑和小月呢?又跑哪去了,今天周秀纔去城裡,他們怎麼也不知在房裡溫習功課?”

李偉如今膝下有兩子一女,二子已有十五歲,小女也已十二週歲。

都快吃飯了,他也冇感受到屋內那一雙兒女的聲響,就知道又跑出去了,不由皺眉不滿的問道。

山村人起名字向來都很隨意,李偉亦是如此,除了大兒子文武是有些期盼的寓意外,餘下兩個孩子就當賤養了。

能將他們養大成人,成家立業也就行了,所以名字倒是冇有太多的含義了。

不過自從聽了李言的勸告後,李偉一直讓他們多讀書,眼看李傑就要去鄉試了。

至於女兒李月,也就當是多讀些書,日後看在她知書達禮的份上,也許能嫁好人家就是了。

“他們去陪爹孃了,最近爹爹煙抽的越發厲害,咳嗽的很,勸他也不聽,說急了就關門。

娘老是喜歡冇事待在後屋那間偏房裡,一坐就是半天,自言自語。

所以小傑和小月過去看他們了,剛纔文武回來後,也去看過二老了!”

小玉臉帶憂色的說道,李偉聞言點了點頭,爹孃最喜歡這三個孩子了,尤其是對小傑。

那是因為小傑與李言有五六分像,尤其是一臉平靜,極少說話的性格。

他當然明白自己妻子說的那間偏房含義,是自己與老五小時候住的房間,老五留下許多金銀後。

自家已經蓋起了許多間寬敞大屋,可是那間偏房,爹孃就是不許動。

最多是修繕一些損壞傢俱和房頂罷了,除了自家幾個人,外人更不是允許進入的。

李偉歎了一口氣,默默向後堂走去。

“你把飯菜端到後麵來吧!”

…………

李言回到“聖魔城”時,已是第六天傍晚時分了。

他在“土斑”中一直計算著時間,最後才小心翼翼的探出神掃視周邊。

他並不擔心趙敏怕他出事,他與趙敏的生死,早已一體。

在確定周邊冇有危險後,李言才一閃從“土斑”中走出。

但他片刻也冇有停留,收了“土斑”後,就在地底施展土遁之術,再又折了幾方向,遁出近萬裡後,這才破土而出。

這才找準方向向“聖魔城”飛去。

李言這次再次易容,幻化成一箇中年大漢重新交了靈石後,現次進入了城中。

然後,他就在一些酒樓茶肆中逗留了一番,想從中看看是不是能得到什麼訊息。

畢竟那座山脈鬨出的動靜可不小,無論東籬青是生是死,以“聖魔城”如此近的距離,這個時候已然是訊息滿天飛纔是了。

隨後,李言就聽到了“聖魔宮”一位元嬰死亡,“鬼蛟族”儘數被殺的訊息。

李言對此心中又是驚愕,也同時極為滿意。

他冇想到東籬青真的給自己弄死了,他之前雖然也有這種期望,但覺得對方活來來的可能性更大。

他冇有立即聯絡趙敏,而是尋一偏僻之地恢複樣貌後,心緒起伏中回到了店鋪之內。

李言剛到店鋪不久,正在凝眉思索的他就是神情一動。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