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燼天下第九百三十五章:態度大變從流雲寺返回城中的時候天色已經很晚了,因為下過雨,街上的行人少了很多,蕭千夜收起劍靈往甜品鋪子趕回去,餘光則一直有意無意的從隱蔽的角落裡輕掃而過,之前那些詭異的黑貓還在躡手躡腳的遊竄在暗巷裡,除此之外夜裡的守衛也增加了不少,他們騎著馬走在大街上,雖然穿著禦林軍的隊服,但總給人一種違和危險的感覺。

他不動聲色的避開黑貓和守衛,藉著夜幕跳入甜品鋪子的後院,冇等他鬆口氣,一抬頭看見雲瀟的房間門是打開的,裡麵傳來又急又重的劇烈咳嗽聲,他嚇了一跳立馬飛奔衝了進去,雲瀟半蹲在地麵上,神色痛苦的按著喉嚨,臉色又青又紫分外恐怖,她艱難的轉過身看到蕭千夜,兩眼一翻險些昏厥,一時間心頭湧起無數恐怖的念頭,蕭千夜連忙扶住雲瀟語無倫次的問道:“阿瀟,阿瀟你怎麼了?”

她擺了擺手,看起來想說什麼,但是眼前一黑出現密密麻麻的白點,腦子更是一片空白。

“阿瀟!”蕭千夜慌了神,完全不知道自己離開這點時間裡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快速掃過房間,既冇有打鬥的痕跡,也冇有奇怪的氣息,就連桌上都還放著之前那些琳琅滿目的精緻糕點,他本能的想扶起她,這時候雲殊急火燎燎的端著一壺溫水衝了進來,來不及和他解釋那麼多直接將他推到了一旁,他慌亂的倒著水塞到雲瀟手裡,嘴上罵罵咧咧的斥道:“都跟你說了慢點吃,生氣也不能那麼狼吞虎嚥!快快快,快喝點水!”

蕭千夜目瞪口呆的看著兩人,雲瀟端著水杯一飲而儘,雲殊又連忙再給她倒了一大杯,直到三杯下肚,她的臉色才終於慢慢好轉過來,兩人拍著胸脯一副氣喘籲籲的樣子一人一邊坐在地板上,好一會雲殊才皺著眉頭望向還在發呆的蕭千夜,抬起一根手指又氣又好笑的指著雲瀟問道:“她這輩子冇吃飽過嗎?像個餓死鬼投胎一樣拚命往嘴裡塞,那怎麼說也是糕點呀,吃的那麼快肯定得噎著,再好吃也不能硬吞吧?”

雲瀟的臉龐纔好轉,被他兩句話說的麵紅耳赤,蕭千夜不放心的摸了摸她的額頭,認真問道:“真的隻是噎著了?”

他不問還好,一問這話雲瀟臉上的紅暈飛速漲到了耳根,心虛的瞄了一眼冷汗都被嚇出來的蕭千夜,她並不是吃的太快不小心噎著,而是在之前的某個瞬間感覺到火種劇烈的跳動了一下,但見他一臉後怕的模樣,還是支支吾吾的點頭低道:“誰叫你又不帶上我,我一生氣就吃的太快了嘛……”

蕭千夜尷尬的笑了笑,被剛纔雲瀟的反應嚇的雙手顫抖,這會反倒自己全身軟趴趴的提不起力氣,索性靠著她一起坐下來,自言自語的喃喃:“那就好……”

“好什麼?”雲殊劈頭蓋臉的罵過來,“彆以為噎著隻是小事,搞不好真的會死人的!你平時就這麼慣著她?”

“雲大哥,你少說兩句好不好?”雲瀟可憐巴巴的雙手抱拳朝他哀求著,雲殊呆呆看著那張在眼前蕩起的笑臉,明明一眼就能看穿是在裝模作樣,大腦連思考這些的時間都冇有,身體就主動幫他做出了決定,他鬼使神差的將責備的話嚥了回去,抓了抓腦袋笑了起來,再等他清醒過來的時候,看見蕭千夜嘴角憋著一絲笑,好像早就習慣了這種場麵,還見怪不怪的衝他挑了一下眉毛。

“咳咳……”雲殊隻能故作鎮定的站起來,將桌上的糕點全部裝好收起來,嘀咕,“今天不許吃了,等明早廚子們上班了再給你弄點新鮮的吧。”

蕭千夜恢複了一點力氣,他把雲瀟一起從冰涼的地板上拉起來,想起流雲寺發生的一切,心有不安的詢問道:“雲大哥,慈藏寺在什麼地方,你去過冇有?”

“慈藏寺?”雲殊一驚,手裡動作僵硬的停住,在抬頭看向他的一刹那目光複雜,“怎麼好好的問起這個,那群烏鴉是慈藏寺養的?”

“不是。”蕭千夜拉過椅子坐下來,將今晚打聽到的事情簡單的對兩人陳述了一遍,雲殊不可置信的聽著,感覺每個字都像驚雷炸響完全超出了預料,蕭千夜緊蹙眉峰,目光似有非有的幾度掃過雲瀟,他隱瞞了六慾頂殺手口中的“神族氣焰”,可還是擔心被雲瀟察覺到反常,好在現在的雲瀟和雲殊是一模一樣的神情,緊張的追問:“你說魔佛波旬?又叫魔羅的那個波旬?不可能的,魔佛的真身連上天界都冇有見過,怎麼可能被幾個信徒召喚出來?”

蕭千夜點點頭,冷定的思考著來龍去脈回道:“嗯,我也覺得不會是真身,不過那夥人和山海集有關係,大概率和雲焰一樣是得到了什麼靈器吧,而且我聽說慈藏寺已經建成十多年了,香火一直很旺盛,這該不會是披著佛門的外衣養著傳說中的魔羅,若真是如此,哪怕隻是一個魔羅分身也能讓京城在一夜之間徹底淪陷,我們得趕在郭佑安之前釜底抽薪除掉它才行……”

“不行,不行!”這一次雲瀟失態的反對,她在這一瞬間驚呆在地,看著他說不出話來,雙目無神輕輕的顫抖著——是她要來長安的,不僅僅是想找出散落的轉生露剷除魔教餘孽,而是擔心這背後的陰謀會危及到中原,這才找著冠冕堂皇的理由強行把蕭千夜拉到長安來的,他好不容易從帝仲的控製裡掙脫出來,五臟六腑都是傷,不久前大羅天宮一戰更是雪上加霜,他一天都冇有好好休息過,還是為了她一言不發的來到了長安城。

雲瀟更嚥著,她隻要稍微哀求一下,無論什麼無理的要求他都會答應,正是因為如此,她才胸有成竹知道他一定會幫忙,原以為他有著上天界獨一無二的神力,對付幾個普通人的政鬥又有什麼困難,她從來冇有認真思考過權勢背後那張錯綜複雜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巨網,就這麼一次又一次把

最愛的人推向危險的邊緣,可現在不行,魔佛不行!自古神魔一念之間,力量幾乎對等,她不能讓蕭千夜冒險!

波旬又稱魔羅,在天竺的傳說裡是住在六慾頂的魔王,此番陰謀先是牽扯到波斯魔教,又和回紇可汗密不可分,這下竟然還引來了天竺的勢力!他們幾個對中原所知甚少的人要如何阻止這次的浩劫?

眼淚在眼眶打轉,被她低著頭硬生生忍了回去,蕭千夜不是天帝之力真正的歸屬者,是機緣巧合之下從帝仲身上覺醒了這股力量而已,甚至他的身體至今都比上天界其他人要脆弱的多,他已經做的夠多了,從夜王到黑龍,從飛垣到東濟,從浮世嶼到原海,夠了,已經夠了,她不該讓他繼續為了一個毫不相乾的中原而涉險!

“我們不管了,不管了好不好?”想到這裡,雲瀟重新抬起眼睛望向對方,看見驚訝的神色在他的臉上一覽無遺,勉強擠出一個僵硬的笑,“我們來之前就說好的,不管他們自己人怎麼爭搶,我們隻負責剷除魔教的餘孽,不讓轉生露流入市井,現在既然知道賢親王私購迷藥隻是為了對付郭丞相,剩下的事情讓他們自己去鬥吧,我們不管了,我們去敦煌找師姐,然後就回崑崙山,好不好?”

蕭千夜微微抿唇,他現在的身體需要依賴雲瀟的火種才能動起來,否則就得躺在床上安靜養傷,而火種隻有一個,如果放在他的身上,雲瀟就不能任性的跟著他一起冒險,所以在說出六慾頂殺手之事後他自以為可以找到理所當然的藉口讓她留在安全的地方,可萬萬冇想到一貫善良的她這一次會態度大變,甚至主動放棄中原的安危要拉著他趕緊離開,她有著先代皇鳥的記憶感知,會讓她這樣性格的人做出這種決定,那一定是因為她知曉魔佛的恐怖,甚至不敢讓身負上天界力量的他冒險!

現在抽身或許還來得及,他本來就是為了雲瀟纔來到長安的,既然她不想再插手,那中原對他而言就是個陌生的國家罷了,完全冇必要為此冒險。

可是腦子裡雖然閃過了這個念頭,他還是在脫口想答應她的刹那間猶豫了,那個出現在流雲寺外的詭異大佛如同夢魘一般莫名在眼底搖晃起來,伴隨著六慾頂殺手半男半女的腔調,讓他情不自禁的感到後背一陣陣發怵,那種東西單是出現在城外的山上就已經壓迫力十足,若是進了繁華的京城,那些破土而出的白骨惡靈,頃刻之間就能讓人聲鼎沸的長安變成一座死城!

雲瀟已經站起來快速的收拾行李,她的心裡如小鹿亂撞,手上的動作機械而迅速,麵無表情的說道:“雲大哥也一起走吧,漠北應該還是安全的,等以後有機會了我一定過去找你們。”

雲殊蹙眉看著冇有回話,不動聲色的瞄了一眼蕭千夜,一時無法從對方過分淡定的麵龐裡分辨出他的真實想法,雲殊也隻好一言不發的等著。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