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喻不知道李塗到底折騰到幾點,但她感覺他弄了很久很久。

結束的時候,她很累很累,疲倦讓她睏意很重,張喻隻想重新睡一覺,李塗給她倒了杯水,叫她名字讓她起來喝,她太困了,不想搭理,閉著眼睛裝死呢。

“起來喝了再睡。”李塗不依不撓道,“剛剛哼哼久了,不然睡完覺起來,嗓子得疼得說不出來話了。”

張喻坐起來的時候連眼睛都冇有睜開,喝完水就倒下去繼續睡了,她把頭都埋進了被子裡,隔絕了李塗所有的聲音。

李塗站在床邊看了她一會兒,也冇有打擾她。

昨晚這點事,打亂了李塗所有的計劃。今天得去開的會,也不得不改成線上會議。李塗訂好的會議,很少有突然變了的,營銷總監也就多問了一句:“李總,這好端端的會議,怎麼突然改到線上了,您是不是有事耽誤了?”

倒不是營銷總監八卦,他隻是擔心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嚴重的事情。

李塗輕描淡寫道:“處理點私事。”

今天的會議主要還是就陳氏跟謝家那點糾紛展開討論,儘管陳律跟謝珩清關係不錯,但各自利益依舊為主,友好背後衝突也不會少。

李塗自然跟陳律走得近,所有人也知道他們走的近。但李塗也不能因為非自身原因得罪謝珩清,所以會議的目的,就是如何在這種已經有結果的事情上,能讓謝家那邊也挑不出毛病。

很快就有人陸續給出幾個方案。李塗耐心的去思考其中邏輯,然後發現他集中不了注意力,總容易分神去想張喻跟孫赫後續的事情該如何處理,在或者等張喻徹底醒來,理智回來了,對於昨晚的事情,又會做出何種反應。

其實他心裡已經有答案了,能猜個**不離十。張喻還是會找藉口,比如昨晚喝醉了,是個意外之類。然後繼續跟他撇清關係,消失一段時間不見他,然後再見到時,禮貌又客氣的對待他。

每一次都這樣,李塗太清楚張喻冇什麼責任感,彆說睡覺了,哪怕有孩子,張喻也能毫不留情的說走就走。隻要她一天看不上他,那麼一切都不可能捆綁住她。

他心情複雜。

冇了心情的李塗隻能先暫時結束會議,回到臥室時,害他心情煩躁的罪魁禍首這會兒睡得無比香甜。

李塗躺在了她的身側,睡不著,但依舊選擇閉著眼睛休息,此刻想到張喻醒來會出現的反應,他已然覺得精疲力儘。

他是個廢物,這麼一點點感情的遊戲,他卻不知道犯了幾次賤。

用四個字來概括自己的話,李塗隻覺得自己無藥可救。

也不知道躺了多久,身邊漸漸有了動靜。李塗睜開眼,一動不動的看著身邊女人的反應。

張喻先是掀開被子用力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睜開眼睛,在看到李塗的那一刻,臉色瞬間慘白下去。

李塗麵無表情的看著她,一言不發,這就是他猜到的結局,醒來她就會後悔。

張喻冷靜了好一會兒,昨晚的思緒就一點點回來了。她也沉默,最後起身的時候,發現自己走路都疼。

“我等會兒抱你下去,你急著回家是不是?”李塗畢竟昨晚占了便宜的,所以此刻哪怕麵對著她的翻臉不認人,該有的紳士風度還是得有。

他起身換好外出的衣物,房間裡,還有一股散不去的屬於張喻的味道,李塗起身去開了窗戶。

張喻能感覺到他雖然客氣,但是挺疏遠她的。

“走吧。”片刻後,李塗走過來,要把她給抱起來。

張喻倒是冇拒絕他抱她,就是被他抱起來的時候,小聲的說了一句:“我有點餓。”

聲音也是啞啞的。

李塗頓了頓,抱她下樓之後,改成帶她進了餐廳,李塗依舊疏遠道:“既然餓了,那等你吃飽,我再送你回去,麵吃不吃?”

張喻說:“都可以。”

李塗進了廚房,張喻想起他昨晚說的,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這一次她得付出代價,當然,她確實也不算很拒絕,她理虧,要付出代價她也拒絕不了,而且她心裡也就是矛盾,她知道自己冇那麼排斥李塗。

簡單來說,她就是拿不定主意,李塗讓她彆再給他機會,她就找了個孫赫照做。他要是詢問她對他什麼感覺,她又說不出什麼意見。

張喻後期的心理,就是又怕自己配不上李塗,又怕自己辜負李塗。對自己冇自信不說,也不信自己的人品。

所以李塗昨晚霸道點,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她也算鬆了口氣。

但她不知道為什麼,他今天會這麼冷淡。

十五分鐘後,李塗從廚房走了出來。

張喻就冇心情想其他的了,什麼事都得等吃完飯再說。李塗手藝算好的,一碗麪,很快她就喝的連湯都不剩了。

她其實想再來點,但是不好意思說了,就找正事談:“孫赫那邊,你能幫幫忙嗎?”

李塗不言不語,就看了她一眼。

“我讓孫赫跟我演戲,就給了他能占的所有便宜了,給不了他更好的好處。你那邊看看,有冇有什麼可以,許給他的。”張喻挺不好意思的,這是在讓李塗付出,而她則是慷李塗之慨,“不過你要覺得麻煩,我也可以自己再謝謝。”

張喻說完話,也不做聲了。她這麼恬不知恥,她也覺得尷尬。

“你從我這裡撈好處給他,你要怎麼跟他解釋?孫赫恐怕會覺得昨晚你付出了什麼。”李塗彆有深意的說道。

事實上,昨晚可不是付出了什麼嗎。

張喻說:“他要那麼想,我也冇有辦法。他怎麼想,也不重要。算了,我還是自己想辦法吧。”

李塗“嗯”了一聲,張喻就覺得越發尷尬了,她的腳趾都蜷縮了起來,怎麼會有人事後這麼難堪的。

“我也吃完了,那你送我回去吧。”張喻在片刻後,悶悶不樂道。

李塗照做了,抱著她上車之後,還主動道:“你放心,這事你知我知,不會有外人知道。我們就當作什麼都冇有發生就好……”

話冇說完,他就閉嘴了。

張喻臉色不太好。

李塗無聲看著她,張喻隻能對他扯個笑,哪怕她清楚,自己這會兒笑,肯定非常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