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燃對他們是完全放心的。

因為他們不是莽夫,每個人有勇有謀,又有豐富的戰鬥經驗和實力。

每個人都能夠獨當一麵。

即便他們有某些不足,但其他的長處都會彌補到這些短處。

希娜笑道:“果然,最瞭解他們的,還得是燃燃。”

這句話剛說完,希娜就微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恢複了原樣。

她隻是在說完這句話的一瞬間忽然想起,以前的時候自己也在她麵前說過一樣的話。

許新也跟著拍了個馬屁,“陸大佬牛逼。”

陸燃冇有搭理許新,率先一步踏上了纜車。

沈醉側了下眸,視線在許新身上停留了兩秒。

就這短暫的一記眼神卻讓許新在那瞬間的時間全身緊繃,不敢動作。

直到沈醉收回視線跟著陸燃上了纜車。

許新的眼神有片刻的變化,皺了皺眉,也趕緊跟了上去。

希娜唇角揚了揚,不知道是在笑什麼,直接上去挨著了陸燃身邊坐下。

沈醉的位置被搶了,雖然不滿,也冇說什麼。冇有坐,乾脆站在了纜車上。

還好纜車冇有棚頂,是露天的,不然以沈醉的身高還真站不住。

許新原本是坐了下來的,但一看沈醉還站著,屁股就跟發燙一樣站了起來。

就是有種莫名的壓力,隻要沈醉站著,就讓他坐不住。

真是奇了怪了。

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男人到底是什麼人?

以他對異人的瞭解,這個男人也不像是異人啊?可是身上卻有種比異人還要強大的壓迫感。

還是說,他其實是異人,但因為太強了所以讓人察覺不出來?

否則怎麼能和陸大佬平起平坐。

許新心裡百回千轉的,思考著這個男人的來曆。

“不是說這些家族都是隱藏在世俗中的嗎,不被外人所知,怎麼還弄了個纜車,這不就方便普通人上山了嗎?”希娜好奇的問出了自己疑惑的地方。

許新下意識的說:“你冇看過論壇嗎?”

陸燃冷冷掃了許新一眼。

希娜微笑:“冇看過。”

許新立馬打了自己一嘴巴子,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陸燃:“雖然說這些家族是隱藏在世俗之中,但畢竟這些家族也要吃飯,也是要錢的。”

許新立馬接著陸燃的話說:“他們不但要自己吃飯,還要養門客。他們訓練也需要許多消耗品,都價值不菲。所以,他們跟普通人一樣需要花錢。而需要花錢,就需要賺錢。

所以,這些家族明麵上都有自己的副業,比如說搞工程啊,比如說賣古董珠寶啊,比如開公司啊,比如司寇家這個,倚仗自己住在山清水秀的地方,就搞的旅遊業。

這個纜車就是方便遊客上山的,隻要上了山,就會被當成肥羊一樣宰,老貴老貴了。”

希娜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我就說,怎麼這還有纜車直接上山呢。”

許新繼續說:“也就是因為最近要舉行異人大會,所以他們纔對外關閉了這個景區,不然的話這裡到處都是遊客了。不過來的異人們也給他們創下了不少收入,你們難道冇發現這個地方的東西都比外麵貴好幾倍嗎?”

這點陸燃也發現了,的確是比其他地方還要貴,她原本以為是地域的原因,原來是因為把他們當肥羊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