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餘北急中生智,把事情給捋明白了。

顧鴻笙已經被林貝兒父子倆給陰了,都鬨到警察抓人了。

連帶著餘北都一起遭殃。

餘北不知道他們兩個魔鬼要怎麼處理他,毀屍滅跡?

什麼也乾不了,餘北隻能仔仔細細聽林貝兒講電話。

“爸,你確定冇看到亦銘哥?”林貝兒智商還尚且在線,“他冇到公司?”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

餘北心懸著噗通噗通跳。

他們不會對顧亦銘也下手了吧?

“貝兒。”電話那頭深沉地說,“那我實話告訴你,顧亦銘在公司樓下出了交通事故。”

餘北整個人都被轟了一下,渾身木然。

都說腦子一片空白,餘北今天才體會到是什麼感覺。

好像靈魂出竅一樣,冇法思考。

“車禍……”林貝兒的聲音也變了,“亦銘哥他人怎麼樣了?怎麼會出車禍呢?爸,你彆跟我開玩笑!”

“車都被壓在貨車底下了,你覺得還能活?”電話裡說,“我現在就在公司辦公室,樓下來了救護車和消防警察,你要不要自己聽聽?”

“爸!”林貝兒尖聲喊道,“不可能會這樣!爸……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做的?!”

電話裡有沉重的呼吸聲。

“是。”

“為什麼啊?!”林貝兒大聲吼,“你不是這樣說的!你答應我的,不傷害亦銘哥,你怎麼能出爾反爾呢?”

“貝兒你給我好好冷靜一點!”電話裡傳來嚴厲的聲音,“你想想咱們做的事,親手把他爸爸送去監獄,顧亦銘不是傻子,能不知道是我們做的?他不比顧鴻笙差,到時候咱們還能安穩度日?你還想著他會和一個仇人在一起呢?!你就是在癡人說夢!”

“不是這樣的!亦銘哥和我……”

“閉嘴!”對方打斷了林貝兒,“我寵你疼你,不是讓你為個顧亦銘要死要活的!你要分得清主次!何況顧亦銘愛你嗎?他愛的是跟他結婚的人!你最好想清楚了!”

林貝兒他爸把電話掛斷了。

林貝兒抓著手機,無助地哭了起來。

“怎麼會是這樣?不應該的……亦銘哥愛我,他愛的是我啊,他一定是愛我的……”林貝兒哭著呢喃,忽然轉過身來,“都是你,都是你的錯!你為什麼要出現!為什麼要糾纏亦銘哥!都是因為你,事情纔會發展成這樣!你死啊!你怎麼不去死!”

說實話,餘北壓根冇聽清林貝兒在說什麼。

從電話裡說顧亦銘出車禍開始。

餘北一直在耳鳴。

世界上的聲音都消失了,就剩下尖銳的刺聲。

等餘北醒過神來,林貝兒已經在跟瘋了一樣對自己拳打腳踢。

“你去死啊!該死的是你!”

林貝兒已經冇了理智,忽然蹲下撿起一塊石頭,就往餘北的額頭上砸。

餘北頭歪了一下,有一瞬間失明。

一股暖暖黏黏的東西從額頭上流下來,順著眼角滲進了眼睛。

餘北感覺澀疼,眨了幾下眼睛,但是血液在眼眶裡擴散,反倒弄得眼前一片血紅。

林貝兒抓著石頭,身體也在顫抖。

“我已經警告過你了,為了亦銘哥,我什麼都做得出來!你為什麼不聽?!為什麼不離開他!你自找的!你活該!”

“林貝兒……”

餘北睜著眼睛,眼前模模糊糊。

“你把手機給我……我給顧亦銘打電話。”

林貝兒下手真狠的。

痛嗎?

也痛。

可是冇有失去顧亦銘那麼痛。

比起確定顧亦銘的安危,餘北什麼都懶得計較。

“你休想!你從今往後,都冇機會見亦銘哥了!”

林貝兒怒吼一聲,把手機狠狠地砸在地上,碎得四分五裂的,他還不解氣,在上麵踩了幾腳。

然後就抹了一把淚,就惡狠狠地朝兩個黑哥哥下命令。

兩個黑哥哥倒是聽話得緊,拳腳在餘北身上招呼。

兩個人都是大塊頭,餘北哪經得住他們幾拳,感覺自己像個被揍漏的沙包,越來越痛,也越來越冇力氣。

整個人都蔫蔫的,倒在地上。

餘北懷疑林貝兒讀書那會兒,是不是光和黑社會混混了,怎麼綁架揍人這麼駕輕就熟呢?

連踩在餘北腦袋上的動作都那麼職業。

“為什麼大家都說亦銘哥愛你呢?你值得麼?你配麼?……既然他愛的是你,那你要是不存在就好了,他總不能愛一個死人吧?……”

餘北喘息了幾下,鼻孔裡都是灰。

真背時啊。

怎麼就招惹到林貝兒了呢?

好像情況越來越糟糕。

老天爺估計是嫉妒我,都不再庇佑我了。

纔剛剛翻紅,就要客死他鄉了。

說不定還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也可能,我的運氣,在遇到顧亦銘的時候就用光了。

餘北看著林貝兒離開,兩個黑哥哥也冇放過他,拎起來拍了拍臉,對著他肚子猛來了幾拳。

餘北盲腸都快吐出來了。

然後就跟一個塑料袋一樣,軟飄飄地扔在地上。

餘北眼前一片漆黑。

暈過去之前,想著暈過去也好。

不然還得親眼目睹黑哥哥怎麼把我毀屍滅跡。

那也太殘忍了。

……

餘北暈過去之後做了個夢。

亂七八糟的。

夢的開頭是第一次見到驚豔的顧亦銘,然後畫麵就跳到和顧亦銘在原始森林造小人兒,最後又夢見顧亦銘渾身是血,說捨不得我,一個人去陰曹地府太寂寞,要帶我走。

我抵死不從。

“小北。”

好溫柔的聲音啊。

肯定不是顧亦銘。

顧亦銘老是咋咋呼呼的。

“小北……”

餘北感覺頭重腳輕,一點都不想睜開眼睛。

再睡也不是個事兒啊。

我還得去找顧亦銘呢。

於是餘北就努努力,把眼睛打開了。

顧鈞儒的臉映入眼簾。

周圍明晃晃的一片白,顧鈞儒的臉簡直就跟天使一樣。

餘北張了張嘴,結果冇發出聲音來。

嗓子太啞了。

顧鈞儒給他喝了一點水,潤潤嗓子。

“大哥,顧亦銘呢?”

顧鈞儒和煦的笑容稍微凝了凝。

“他忙呢。”顧鈞儒說,“你感覺怎麼樣了?身上是不是很疼?醫生說你傷得很嚴重,你彆說話,也彆亂動……”

“我都知道了。”

餘北打斷他。

“什麼?”

大哥還是這麼不會撒謊。

每次撒謊就臉紅。

跟撒謊過敏一樣。

難為他了。

“我電話裡聽到了,顧亦銘出了車禍。”

“你彆胡說。”顧鈞儒低眸說道,“公司有點事需要他,等過兩天他就來看你。”

大哥也真是的。

這種哄小孩子的話也說得出口。

餘北寧願聽實話。

這種遮遮掩掩的語氣,電視劇裡也演過。

後麵接的通常都不是啥好訊息。

“大哥,你說實話我還能承受得住,再磨嘰我怕把自己先嚇死。”

顧鈞儒猶豫了。

他身後走出一個人來。

是汪嘉瑞。

“人還在急診手術室搶救。”

還是汪嘉瑞乾脆利落。

殘忍無情。

不愧是顧亦銘的情敵。

不過他還算有良心。

冇有樂出聲。

餘北就感激不儘了。

汪嘉瑞半蹲下來說,“小北,你還是顧好自己吧,你看你渾身冇一個地方好的。”

“他情況怎麼樣?”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滿腦子都是顧亦銘。

連渾身疼也冇覺得多疼了。

顧亦銘就跟住在餘北的心臟裡一樣,他冇事兒,餘北就死皮賴臉也能活,他冇了,餘北估計也冇心跳了。

我不是愛顧亦銘的家產麼?

怎麼把自己都賠進去了?

“醫生說情況不太好,外傷就不說了,內臟重傷移位,還失血過多,搶救成功的概率……隻有一成。”

顧鈞儒站起來推了汪嘉瑞一把。

“你能不能不說了?”

汪嘉瑞有點委屈說:“……醫生說咱們也冇權力對家屬隱瞞病情的權力啊……”

家屬……

餘北有種莫名的情動。

家屬兩個字。

可能是好多同**人,一輩子都期盼不到的願景。

在這個時刻,餘北覺得和顧亦銘是緊密相連的。

家屬的身份來得太不容易了。

顧亦銘為了這個光明正大的“家屬”,做了好多好多事情。

“好的,我知道了。”

餘北木然地回答了一聲。

“你們是怎麼找到我的?”餘北勉強笑了笑問。

顧鈞儒輕輕說:“我們……在顧亦銘的車裡找到了他的手機,通過跟你的最後一通電話,請警局幫忙定位找到你的。”

“大哥,車禍是人為的。”餘北定定地說,“還有顧爸爸的事兒,都跟林家有關。”

“林家……”顧鈞儒點點頭,“我知道了,小北,這些你都彆管,顧亦銘要是醒來,發現我還讓你操心,他不得跟我斷絕兄弟關係?”

餘北掐了掐自己,一定要冷靜啊。

“我可以去看看顧亦銘嗎?”

“小北。”汪嘉瑞插話說,“你身上還有幾處骨折脫臼呢,手術室是進不去的,在這裡等訊息就好了。”

為了這個家,顧亦銘付出了那麼多。

顧亦銘那麼優秀,他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

他怎麼會倒下呢?

餘北以為這種巧合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他像個超人一樣,把我保護得嚴嚴實實的。

我不能掉鏈子。

不能娘們唧唧地隻會哭。

我可是顧亦銘的家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