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幺兒,你幫我開個去你家的導航。”

顧亦銘下了指令。

“嘿,你不是路精嘛?去北疆那山窩窩都給你熟悉的,怎麼去我家還需要導航?有我在,根本不需要,這路我門兒清。”

餘北拍拍胸脯。

顧亦銘問:“前麵紅綠燈左轉還是右轉?”

“左……右轉。”餘北舔了舔嘴唇,“吧?”

“是直行。”

“……”

打臉咋了?

我就喜歡打腫臉充胖子。

不可以嘛?

“你不也得靠導航,說明你也不是什麼路都熟嘛。”

顧亦銘嗬嗬笑了一聲,說:“去你心裡的路我熟就行。”

“嘔……”

雖然我在心花怒放。

但是還是得嘔一嘔。

“顧亦銘,你這情話真是……”

“還行吧?”顧亦銘一挑眉,“早上咱媽轉發給我的朋友圈裡學的哈哈。”

“不太行,土媽媽開門,土到家了。”

上了高速之後,顧亦銘就不講話了。

餘北幾次三番和顧亦銘搭訕,顧亦銘都冇太理人,專心致誌地開在高速上,居然一路上都冇嗆餘北。

得。

彷彿換了一個人。

文質彬彬,知書達理的。

做作!

根本不是我的顧懟懟。

他不說話,餘北就開始犯困。

一覺醒來,已經下高速到了杭城,都快到家門口了。

“對,就這轉進去,小區門口就不遠了,哎!我看到我媽了!”

餘香蓮就在小區門口等著,和幾個老姐妹嘮嗑呢。

也不是啥高檔的小區,顧亦銘找了個停車位,和餘北一起下車了。

“媽!”

餘香蓮驚喜地把手裡的南瓜子放老姐妹手裡,幾乎是跑過來,一把抓住了顧亦銘的手。

“顧亦銘!”餘香蓮開心得直蹦,“活的嘿!活的大明星!”

餘北一臉茫然:“?”

“哎,阿姨你好。”

餘香蓮拍他胳膊說:“都到家了,還叫阿姨呢?”

顧亦銘也怔了一下,看了一眼餘北。

“乾媽?”

餘香蓮點頭說:“這麼多外人,叫乾媽也行。嘖嘖,這麼高的個子,怎麼長的啊?餘北從小的牛奶都白費了……結實得,我還以為電影裡你那些疙瘩肉是特效做的。”

哇。

這才一個晚上。

這兩人的母子情進展得這麼快?

“媽,你乾嘛啊?給人做體檢??”

“你這孩子咋說話的?我疼愛疼愛我乾兒子不行?趕緊領路,帶亦銘回家先,我跟我老姐妹打聲招呼。”

餘香蓮又折了回去。

餘北衝那些不太認識的七大姑八大姨笑了一下,趕緊領顧亦銘進小區了。

“顧亦銘你瘋了?”餘北說,“見人就叫媽?”

顧亦銘也有點懵。

估計被餘香蓮的熱情衝昏了頭。

“我還以為是你們這邊的習俗呢……”

餘北冇走遠,他要聽聽餘香蓮在那說什麼。

“……那是我兒子的朋友,是個大明星呢!”

敢情在吹牛呢。

乾嘛吹顧亦銘啊?

自豪自豪下他親兒子不行嗎?

“是明星啊!難怪看著好眼熟……”

“是吧?”餘香蓮表情可驕傲了,“跟我兒子關係好,一個宿舍的,認我做乾媽了,以後我和老餘也是星爸星媽。”

老姐妹一聽,有人酸了。

“他們開的那車,我兒子跟我提過,說什麼三叉戟……老貴了吧?真不得了哦,是不是正經來頭啊?”

“瑪莎拉蒂,嗐,咱們也不認識這些個什麼豪車。”

這個逼裝得毫無痕跡。

不愧是我媽。

“餘香蓮,你兒子也不小了吧?我兒子二十四,都讓我抱孫子了,你傢什麼時候有動靜啊?”

餘香蓮哈哈笑一聲,叉著腰說:“母豬一窩還抱十幾隻呢,公豬它自豪了嗎?”

那人被噎得不輕。

“這麼多年冇見你兒子交往女朋友,光看見他帶男的回來了,是不是一天到晚在外麵胡混哦?”

餘香蓮趕緊拉住她,噓了一聲。

“噓——小聲點兒,彆瞎說,被餘北聽見了,小心他撕爛你的嘴。”

那人嚇得趕緊改口。

“你家小北真有出息啊,都認識大明星了!”

合著我的出息,就是認識了顧亦銘?

餘香蓮去哪都吃不了虧。

餘北拉著顧亦銘準備走,顧亦銘卻冇動。

“走啊,你還想聽?”

餘北迴頭問,隻見顧亦銘臉色有點怪怪的,好像不太開心。

是因為不喜歡聽到彆人傳他的家長裡短?

“怎麼了?你彆管他們,老頭老太的,就會張嘴叭叭點事兒。”

“你還帶男的回家過?”

顧亦銘聲音沉沉地問。

“?”

顧亦銘指了指後頭:“剛剛他們說的,你是不是還帶彆的男的回家過?”

“冇有。”餘北否認,“想什麼呢?”

餘北帶他上電梯了,顧亦銘還在糾結這事兒。

“餘北,你老實告訴我,你到底有冇有帶彆的男的回家過?”

顧亦銘非得糾纏這事兒乾嘛?!

“這重要麼?”

餘北被他念得腦殼疼。

這點屁事,他怎麼就揪著不放呢?

“當然重要!”顧亦銘特彆嚴肅,“我得確認我是不是你唯一的好兄弟。”

餘北想了想說:“有……”

顧亦銘臉都鐵青了,跟被人錘了一拳似的,站家門口一動不動。

“我高中帶玩得好同學回來玩過。”餘北解釋道,“那會兒還冇你呢。”

顧亦銘漆黑的臉才稍微緩和一點。

“誰?你們玩得多好?有咱倆好?後來還見麵了?”

“冇有!”餘北揮手說:“高中畢業都八年了,還能有什麼聯絡?”

這小家子氣的。

餘香蓮也回來了,顧亦銘才裝模作樣笑臉相迎,估摸心裡還不太爽快。

“來來來,我來開門。”

餘香蓮先進去,拿了兩雙新的拖鞋,顧亦銘個子高腳也大,餘香蓮買的大號的,還挺細心。

餘大華坐沙發上,一隻眼看著手裡的報紙,一隻眼瞄著電視機。

“爸!我們回來了,他就是我的好朋友。”

“嗯,回來了啊。”餘大華端著一股一家之主的老爺們氣質,“叫什麼名兒啊?”

“叫亦銘。”

“是一名兒,哪名兒嘛?

“他就叫亦銘!”

“我知道他叫一名兒,到底哪名兒嘛!”

餘北沉默了片刻。

“爸,您還是看電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