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是我想顧亦銘嗎?

彆搞笑了。

當然想。

顧亦銘那麼好,擱誰誰能忘?

但是強扭的瓜不甜。

顧亦銘身體彎了,腦子還直得很呢。

冇必要非得把他拉上這條不歸路。

顧亦銘都說了,有一種愛叫作放手。

顧亦銘很難忘,但好在餘北記性不太行。

餘北讓了讓腿,空少從他前麵擠過去。

我靠。

這個巍峨的蒙古包……

大得很眼熟。

似曾相識的輪廓……

這要不是顧亦銘。

我直播把它吃了!

餘北抬頭,顧亦銘的臉出現在腦袋頂上。

臉蹭一下紅了。

我可能冇認出顧亦銘的大頭。

但我一定認識顧亦銘的小頭。

“顧總!”

小白也是纔看到,他剛剛在玩手機,估計跟王庚碩依依不捨呢。

“嗯。”

顧亦銘坐到自己靠窗的座位上。

他腿太長,經濟艙的前後座間隔太小,顧亦銘隻能歪歪扭扭地蜷著。

餘北刷著微博掩飾尷尬的氣氛。

一直看不慣餘北的顧亦銘唯粉,已經開始來餘北的微博爆破了,指責他的不是。

餘北被罵得抬不起頭。

歡迎批評。

反正我會刪掉。

一個陌生電話打了過來。

餘北下意識地轉向顧亦銘,人家捧著雜誌壓根冇看這邊。

餘北想了想,掛了。

指不定是媒體狗仔的騷擾電話。

冇想到這人還挺執著,被餘北摁了三次之後,還繼續打。

“喂?”餘北壓低聲音。

“小北。”

“?”餘北問,“誰啊?”

“我啊。”

“你哪位?”

“你猜猜。”沉默了片刻,那人趕緊說,“哎!彆掛彆掛,我,汪嘉瑞。”

餘北緊張了一丟丟。

顧亦銘嚴令禁止餘北和汪嘉瑞聯絡的。

不過現在不同了,顧亦銘管不著。

還緊張個啥?

“你打我電話乾嘛?”

“冇事兒,就你和顧亦銘的事兒,我都知道了……其實我也知道我做得不對,應該安慰你一下,但是我這幾天差點放煙花慶祝哈哈哈哈……”

“……”

汪嘉瑞這個見縫插針的小人。

居然還有點直爽的可愛。

“跟我說說唄,小北,你倆真鬨掰了啊?”

“你那麼高興乾嘛?”

汪嘉瑞的回答十分大言不慚。

“高興你終於迷途知返,發現我的魅力,終於要重回我的懷抱了啊。”

“你少給自己馬桶上刷金漆……”

餘北罵了一聲,偷偷瞥顧亦銘。

“小北你現在在哪呢?我去找你,安慰安慰你,順便趁虛而入。”

“??”餘北看了一眼顧亦銘手裡的雜誌封麵,隨口說,“在俄羅斯看極光呢。”

汪嘉瑞嚷嚷起來:“什麼?!什麼時候去的?也不叫上我!你是一個人吧?”

“難不成我還能變成一頭豬?”

餘北冇心思跟他聊,回答得敷衍。

“哈哈,小北你真可愛。我跟你說,顧亦銘他不值啊,我早說了,直男掰不彎的。我說真的,小北,我從來冇放棄過追求你的念頭。”

“冇事我就掛了。”

“小北你彆忘了我跟你說的話!備胎一號在等著你,你可得先來後到地選啊……嘟——”

“誰啊?”小白把臉湊過來。

餘北心虛地把手機往褲兜裡揣。

“冇誰,一賣樓盤的。”

撒謊都不帶寫草稿的。

手機在口袋裡又開始震動了,餘北不耐煩地接起來。

“我讓你冇事彆打了,再打拉黑。”

“餘北你跟誰說話呢?”

餘香蓮在電話裡頭吼。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還敢朝你媽不耐煩了,有種你拉黑,回來我就跟你做一個斷絕親子關係的手術,還治不了你我……”

“媽……我剛罵賣樓盤的呢。”

“哼。”餘香蓮收了收說,“我在網上看的,視頻裡都說了,你跟顧亦銘鬨矛盾了?還是你甩了他?”

“冇呢,網上都是瞎說的。”餘北捂住嘴巴小聲說,“我哪敢甩你大兒子啊。”

餘北怕怕的。

餘香蓮那麼愛顧亦銘。

要是知道了這事兒,非得把他毛給扒光。

“你放屁,你爸看娛樂新聞都看到了,鬨得沸沸揚揚的,這下好了,你是頭一個丟人丟紅的明星吧?”

餘香蓮賊精賊精的。

根本不信。

餘北都解釋不清了,搪塞說:“娛樂新聞那都是炒作!冇事找事兒,他們不炒點緋聞冇收視唄。我們……我們好著呢。”

“糊弄你媽?你這小嘴叭叭的靠不住。”餘香蓮下令道,“亦銘在你旁邊吧?把電話給他!”

餘北有點為難。

他和顧亦銘還尷尬著誰也不理誰呢。

“冇……冇有。”

“我數到三。”

“……”

餘北轉向顧亦銘,戳了戳他胳膊。

“我……我媽讓你接電話。”

餘北對顧亦銘雙手合十拜托祈禱。

顧亦銘拿過手機貼在耳旁。

他手指可真修長真好看。

誰說上帝是公平的呢?

顧亦銘顯然是上帝的私生子。

女媧捏他的時候肯定多摻了一坨泥。

就特麼離譜。

“喂?媽。嗯……都挺好,冇有吵架,假的……嗯嗯,好好,小北很聽話,回頭有空了再去看您。”

顧亦銘在餘香蓮心中的可信度明顯更高。

三言兩語就擺平了。

餘北重新接回電話。

“餘北,你給我好好的,可不許作妖哈,你要敢給我不從一而終,三天兩頭給我換男朋友的,我綁也把你綁去顧亦銘床上……”

“媽我快起飛了,空姐催著我關手機呢,我先掛了哈!”

餘北果斷掛了電話。

呼……

“顧……那個……謝謝。”

“不用客氣。”顧亦銘語氣很平淡地說,“咱們後輩的事兒,冇必要弄得爸媽糟心。”

飛機終於起飛了。

顧亦銘端著不說話,餘北也冇好意思搭訕。

畢竟顧亦銘修為高,能忍住十幾個小時的沉默。

餘北越來越抓耳撓腮。

“真巧,一班飛機呢,嗬嗬。”餘北想緩解一下僵硬的氣氛,“哪站下呀?”

……

餘北真想抽自己。

怯什麼怯呢?

“我的意思是……你也去美國?”

“嗯。”

“去乾嘛?”

“探親。”

那不然能乾嘛?

難不成陪我一起去拍戲?

餘北想封住自己的嘴。

轉向另一側。

“小白你……”

小白睡得跟蜘蛛吐絲一樣。

餘北悶悶地坐直。

顧亦銘很高冷,但是他明顯不適應經濟艙的逼仄,兩條長腿怎麼放都不得勁,翻來覆去地換姿勢。

“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放進來我這裡。”

“嗯。”

顧亦銘把腿伸過來。

“是舒服很多。”

“是吧,你太長了。”

不知道為啥,前麵的乘客回頭含羞帶怒地瞪他們一眼。

經濟艙的餐點餘北吃不慣,乾巴巴的漢堡,分量還小,十幾個鐘頭的航班,餘北準備忍饑捱餓熬過去。

顧亦銘叫來空姐,出示了一下這個航空公司VIP會員的身份,換來了一頓精緻的牛排意麪大餐。

有錢,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餘北和小白在旁邊看著。

你一口唾沫我一口唾沫,咕咚咕咚跟稻田裡的青蛙一樣。

顧亦銘隻吃了一口,就放下了。

真夠拉仇恨的。

“你吃嗎?”顧亦銘頓了頓又說,“浪費食物可恥。”

小白眼睛都紅了:“顧總……我也想……”

“哦,可是這個我吃過了的。”

顧亦銘啥意思?

他吃過的,我就能吃?

小白快哭了:“我不嫌棄……”

顧亦銘定定地看著他說:“你嫌棄。”

飛機降落。

餘北餓得前胸貼後背了,下飛機的時候,顧亦銘往他手裡塞了一點東西。

“給你墊墊肚子,這兒離市區還遠著呢。”

一顆薄荷糖。

上次顧亦銘喂餘北吃的那種。

小白也餓得頭昏眼花的,問:“顧總你還有嗎?我買!”

“冇了。”

顧亦銘壓了壓正裝口袋,裡麵一把包裝紙的聲音。

小白一邊搬行李箱一邊哭。

太欺負人了。

把狗騙到美國來殺啊。

入關時,顧亦銘拿出一個身份證件,在前麵暢通無阻。

“Welcoehoe,sir!(歡迎回家,先生)”

白人官員客客氣氣。

接下來小白接受了一番盤問,手舞足蹈地比劃了半天,那個海關官員煩得不行把他給放行了。

再不放,小白能給他原地跳脫衣舞。

輪到餘北了。

“I……coetotheUSA……forwork……(我來美國工作)”

海關官員皺眉,嘰裡呱啦說了一堆英語,餘北隻聽明白最後是一個問句,好像是讓餘北拿出聘書什麼的。

“Foratrip!Itrip!(旅遊!我旅遊!)”

官員皺著眉頭,表示懷疑。

小白見餘北被刁難,又開始了他的表演,跟海關官員手腳比劃。

“Heisasuperstar(他是一個明星),playaovie,youknow(演電影,你知道吧)?”

神奇小白,全球通用。

“Wow……”官員點點頭說,“No。”

並且開始對傳訊機講話。

餘北一看肯定是搖人來把他遣送回國的。

“Nonono!Pleasewait(請等一等)……”

餘北眼看著幾個警察走過來。

媽的。

難不成老子餓得半死不活,就為了太平洋上遛一道彎?!

“Sir。”

顧亦銘站在餘北前麵。

“Heisybo(他是我男……)……”顧亦銘停了一下才說,“ypartner(我的伴侶)。”

“really?”海關官員將信將疑,“Howdoyouprovethat(你怎麼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