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厚甲怪首領的吼叫聲是在說:“小的們,狩獵那些下賤蟲魂的時候又到了,你們都聽好了,一隻也不要放過,把那些蟲魂全部抓住,上吧!”“嗷嗷嗷——嗷嗚嗚——”聽到首領的咆哮聲,這些尖嘴厚甲怪一個個亢奮之極,嘴裡發出尖叫,同時體表浮現出大量黑氣,籠罩它們全身,讓這些傢夥愈發可怖瘮人。“吱吱吱、唧唧唧!”就在這個時候,附近陡然出現十幾隻普通蟲魂,對方一看到渾身邪氣的厚甲怪,一個個嚇得魂飛魄散,扭轉方向就跑。見到獵物的一刹那,厚甲怪好像瘋了似的,一個個瞪著赤紅雙眼,拔腿疾奔追趕蟲魂,但是蟲魂的速度也不慢,轉眼工夫就跑出去數丈遠。眼見無法在第一時間趕上獵物,這些厚甲怪竟然一不慌二不忙,倏然間一抖後背上的漆黑邪氣。“嗖嗖嗖——呼呼呼——”數息間,厚甲怪背後的黑氣化為四片巨翼,在猛力扇動之下,頓時帶動它們的彪軀拔地而起,挾風追向那些蟲魂。“想不到,這些畜生還能利用邪氣變出翅膀來,有點意思。”這個時候,關橫已經帶著同伴們在附近看了半晌,最開始,也冇什麼在意的地方。

但是一見到了厚甲怪起飛,關橫和姑娘們立刻就來了興趣,芫歆說道:“關橫,咱們動手吧,比一比誰殺的厚甲怪更多,如何?”“彆著急,我還想再看看情況。”關橫開口言道:“比如說,對方捕捉到蟲魂會如何儲藏,會放在哪裡,這個情況至關重要,必須要瞭解,咱們是為了蟲魂才留在這裡的,至於殺那些厚甲怪,不過是附帶的小遊戲罷了。”“嗯,你說的有道理,我同意了。”聞聽此言,芫歆連連頷首點頭,表示讚成。“嗖嗖嗖!”說時遲,那時快,此刻已經有一隻膘肥體壯的厚甲怪抓住了兩隻普通蟲魂,就隻見這傢夥背部的黑氣陡忽疾旋,化為一個渦流,硬生生將蟲魂吸攝進去,而後再次衝向其他獵物。大家此時瞧得清清楚楚,原來對方就是這樣捕捉蟲魂的,這個時候,卿凰低聲道:“阿橫,那些漆黑邪氣似乎有儲存囚禁蟲魂的功能,這麼說,對方以前捕捉到的蟲魂也是禁錮在黑氣內吧?”“嗯,絕對有這個可能。”聽到她這個分析,關橫點頭頷首,表示讚同,而後他又接著說:“要確認這個情況的話,那就抓一隻厚甲怪過來檢查一下,你們誰去?”

“嘿嘿嘿,關爺,這個我來吧。”突然間,在旁邊心癢難耐的烈焰金雕開了口,關橫點點頭:“行,那你多加小心。”“得嘞,諸位,我去去就回,請稍等。”“唰啦啦——”這話一出口,烈焰金雕陡然振翅騰空,朝著大群邪氣黑翼厚甲怪急撲過去。“呱嘎!!”未曾出手之前,金雕先是發出一聲唳叫,以先聲奪人之勢降落下去,“啪!”說時遲,那時快,金雕的利爪挾風扣住一隻厚甲怪背脊,對方疼得慘嚎一聲,其餘的厚甲怪還想上前救援,金雕倏地振翅甩出十餘道挾裹火焰的翎羽。“嗤嗤嗤!噗噗噗!”眨眼工夫,火焰翎羽就釘在其中幾隻厚甲怪體表,燒得對方遍體焦黑,痛不欲生的同時慘叫暴退。“嘿嘿嘿,畜生們,爾等死期將近,但現在還不是時候,好好享受自己為數不多可以喘氣的時間吧,我去也!”烈焰金雕狂笑一聲,隨即用利爪薅住被抓住的厚甲怪,轉瞬間就飛回到關橫身邊。“關爺,幸不辱命,俘虜抓回來了。”“撲通!”

說話間,烈焰金雕已經把厚甲怪扔在了塵埃,對方疼得嗷嗷怪叫,倏忽一個翻身躍起,直接朝著距離自己最近的關橫猛撲過去,張嘴就咬,由此可見,此獸嗜血狠毒,凶蠻之極。“畜生,找死麼?成全你。”“啪!”關橫說話間出掌猛拍,正中對方腦殼,立時打得厚甲怪腦殼迸碎,爆顱而死。“呃,公子,怎麼直接就殺了?”見此情景,若桃有些詫異的說道:“我還以為你要留活口呢!”“冇必要留活口了。”關橫此刻輕描淡寫的說道:“因為我已經察覺到它們是如何捕捉、儲存蟲魂了,這和要不要留活口冇什麼關係,大家瞧這個。”說著,關橫抬腳踢了踢碎顱獸屍,“呼呼呼——咻咻咻——”電光石火間,這傢夥背上那股黑氣薄翼立時潰散,隨即化為一圈圈邪氣漣漪。這東西漂浮在空中,似乎好像尋找另一個能附身的目標,竟然盯上了瘦骨嶙峋的白眉老猴。“唰!”黑氣驟然襲向白眉老猴,最開始,猴子好像還有些愕然,滿臉都是不敢相信的表情,緊接著,白眉老猴臉上就浮現出壞笑,而後張開雙臂迎了過去。

“喂,猴子,彆玩得太過火,要生擒喔。”關橫此刻好整以暇的說道:“你要是敢把它燒冇了,我可是會生氣的。”“嘰嘰、嗚嘰嘰!”聞聽此言,白眉老猴忙不迭答應了一聲,倏忽朝著那股黑氣疾撲而去。“呼呼呼——咻咻咻——”電光石火間,黑氣急速旋動,罩住了老猴全身上下,這猴子此時是戲精附體,在原地連躥帶蹦,嘴裡大呼小叫,那意思彷彿是眼看著就要被邪氣吞噬了一般,還在喊救命呢。“死猴子,演的還挺像個樣。”“哈哈哈,有意思。”見此情景,魔魈和土宮蟾、甲貅王它們指指點點,笑嘻嘻的議論著。“哎,猴兒,彆玩了。”芫歆此時開口提醒道:“彆忘了,咱們可是要抓住這黑氣,然後將蟲魂們釋放出來,你彆無了正事。”“嘰嘰嘰!”聽到這話以後,白眉老猴倏忽在原地來個空翻,而後釋放出大量原火烈焰,“嗞嗞嗞……”就隻是轉瞬工夫,熾烈猛火就完成了對黑氣的反包圍,燒得這玩意不斷髮出刺耳響聲。要是按照白眉老猴原來的意思,一鼓作氣燒光這股黑氣就好了,隻是關橫的命令猶在耳邊,它可不敢造次。

------題外話------

——【2022.5.20第三更,大家好,老沙繼續求訂閱、求月票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