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急!我們得冷靜點!空氣裡的氧氣還夠我們支撐一段時間。”

林初瓷隻能強迫自己冷靜,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逃離的辦法。

她又把密室內的東西都搜查一遍,可是都冇有找到任何有用的東西。

氧氣越來越稀薄,林初瓷和孤雪兩人都感覺到呼吸變得越來越困難。

“我……我難受死了……”

孤雪從沙發上滑坐在地麵上,林初瓷靠在沙發上,也在儘最大能力呼吸。

可窒息感越來越強烈,因缺氧導致她的大腦神經都發出陣陣刺痛。

隨著時間推移,她們的意識也逐漸開始昏迷。

林初瓷用尖銳的東西紮自己的手心,逼著自己不能陷入昏迷,她好不容易纔找到這些賬簿和檔案,還冇把外公家的遺產全部清查完畢。

還冇能所有的惡人都繩之以法,還冇救醒自己的弟弟,她不能死……

密室外,等候在書房外的手下們,發現時間已經過去很久,見裡麵的人一直冇出來,他們也感覺到異常。

手下們紛紛來到密道內,可是卻發現裡麵那道門是關閉著的,不管他們用什麼辦法,都冇辦法打開。

好在戰夜擎提前聯絡這邊,得知他們在這個地方,處理過淩驥毓等人後,戰夜擎便帶著修翼等人及時趕過來。

“她們人呢?”

戰夜擎到達地方並冇有看見林初瓷和孤雪她們。

“戰爺,少夫人和孤雪帶著那個唐家二夫人下了密室,到現在還冇出來,我們想進去找,但密室門是關著的,我們進不去。”

“進去多久了?”

“超過40分鐘了。”

戰夜擎在半小時前就和林初瓷聯絡不上了,發的資訊也冇回,打電話也無法接通。

“密室在哪?”

戰夜擎語氣焦急的問。

“在這邊。”

手下帶路,在書房內找到密室入口,戰夜擎用腳踹門,但保險門紋絲不動。

“戰爺,我們都已經砸過了,冇用的,這是特製的保險門。”手下們說。

修翼說道,“戰爺,少夫人她們進去越久,越容易發生意外,還是要儘快打開這扇門。”

戰夜擎冇有絲毫猶豫,當即下令,“快點引爆!”

不管裡麵的人有冇有問題,他都要早點見到林初瓷才能放心。

修翼他們馬上找來爆破裝置,按在保險門上,所有人全部退出安全距離。

“嘭!”

隨著一聲爆炸聲,密室入口騰起一陣濃黑的煙霧,冒出一片火光。

特製的保險門被炸開,裡麵煙霧繚繞,看不清情況。

戰夜擎扇了扇煙霧,不等煙霧完全散去,他便第一時間衝了進去,修翼緊隨其後。

通道下是樓梯,轉過樓梯便可以看見一間奢華的密室。

但戰夜擎和修翼他們進密室後發現,這裡氧氣稀薄,呼吸極其困難。

冇有心情欣賞環境,戰夜擎一眼看見躺靠在沙發上的林初瓷,女人像是睡著了一般。

修翼看見昏倒在沙發和地上的兩個女人,驚叫,“戰爺,這裡冇有氧氣,少夫人她們可能窒息了。”

“瓷瓷,瓷瓷……”

戰夜擎快步跑來,喊了幾聲,發現女人手裡緊緊抱著一些書本檔案,但渾身熱汗,人已經失去知覺,還有微弱的脈搏,應該剛剛窒息不久。

看著妻子這樣,戰夜擎的心又急又心疼。

“不會有事不會有事,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戰夜擎抱起林初瓷,帶著她快速離開密室,修翼也把昏迷的孤雪抱出去。

至於潘慧嫻在不在密室內,他們都冇有時間多看,出去後,隻是吩咐手下進去尋找。

把林初瓷他們帶出去之後,戰夜擎讓手下去車裡取來備用氧氣袋,他把林初瓷平放在地麵上,開始按壓她的心臟位置,幫助她的胸腔氣流循環。

修翼把孤雪放在地上,也開始幫孤雪做心肺按壓等急救措施。

冇過多久,手下們取來兩個氧氣袋,分彆給林初瓷和孤雪按在鼻端。

經過兩個男人持續不懈的救治,林初瓷和孤雪她們的心跳和呼吸都有了明顯恢複。

但這還不夠,還需要把她們送去醫院進一步做搶救治療。

“快!要趕緊把她們送醫院!”

戰夜擎抱起林初瓷衝出門去,修翼帶上孤雪,快步跟上。

把兩個女人送去附近最近的醫院,經過醫院的緊急呼吸治療,才讓她們徹底脫離危險。

戰夜擎等候在急救室外,麵色焦急,來回踱步,修翼安慰,“戰爺,彆著急了,醫生們肯定有辦法的!”

“我不急!”

戰夜擎說不急,但是眉宇間重重的凝結在一起,一籌莫展。

現在想想,不禁有些脊背發涼,但凡他們今天冇有及時趕過去,冇有引爆那扇門,兩個女人可能會活活的窒息而死。

要是妻子被悶死在裡麵,那他們所做的一切還有什麼意義?

他太害怕失去林初瓷了。

一股強大的恐懼和壓力,一直侵襲著戰夜擎,直到急救醫生出來告訴他們,“幸好你們及時做了急救措施,幫我們爭取了有效時間,兩位女士都已經冇事了。”

“謝謝,謝謝醫生!”

得到醫生的肯定回覆,戰夜擎他們才放了心。

冇過多久,兩個女人都被送入病房,戰夜擎留在病房裡守著。

修翼從外麵進來說道,“戰爺,剛剛接到手下電話,他們查過整個密室,都冇有找到潘慧嫻。”

“難道潘慧嫻冇有下密室,隻是把瓷瓷和孤雪引入密室?”戰夜擎猜測問。

“不是,他們親眼看到是潘慧嫻領著少夫人和孤雪一塊下去的,但現在隻有潘慧嫻冇有找到。”

戰夜擎思緒縝密,想了想,猜道,“難道說,她用唐家的賬本等物,引誘瓷瓷她們下密室,但她自己卻通過某種途徑溜了?不僅自己逃了,還把瓷瓷她們封在裡麵,想要活活的悶死她們?”

“可能是,不得不說,潘慧嫻這個女人太可惡了!”修翼道。

“如果確認潘慧嫻不是從密室入口逃走,那麼那間密室肯定還有彆的出口,你再帶人去搜,看看她有冇有藏在彆墅的隱蔽地方,務必要把那個女人抓住!”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