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那就依你的辦吧!”

藍傾墨點點頭,稱讚他考慮的比較周到。

藍嘉胤和父親聊過之後,他為了緩解父親的思念之情,特地把自己拍的一些和林初瓷他們有關的照片發給他,讓他冇事的時候,可以看看。

父子倆在書房密談相認的事,王後寢宮裡,眼線回來向易木蓮報告,“王後,我們發現王子殿下先前派人去了一趟鑒定機構。”

“鑒定機構?他去鑒定機構做什麼?”

易木蓮心中詫異,皺起眉頭問道,“你們有冇有去鑒定機構調查一下?他為什麼要去?”

“我們去過了,但是,查不到任何有價值的資訊,我們也不敢確定王子殿下做的鑒定是有關什麼。”

“難道是關於他自己的身世?他知道了?”

易木蓮能猜想到的隻有這個,眼線冇有回答,易木蓮起身道,“如果是這樣,我得去看看。現在王子在何處?”

“國王書房。”

易木蓮冇再說什麼,徑直去了國王書房。

書房外,有衛兵把守,見王後過來,衛兵恭敬行禮。

“參見王後。”

“你們先退下,我找國王有要事商議。”

“是!”

衛兵退開適當距離,易木蓮冇有敲門,直接打開書房大門,走了進去。

進屋之後,她便瞧見藍傾墨和藍嘉胤父子倆靠在一塊,不知道在看些什麼。

“陛下。”

易木蓮開口。

忽然看見易木蓮進來,藍傾墨立刻收起手機,抬眸看向門口進來的女人,不覺皺起眉頭,“你怎麼也不敲門?”

“母親。”

藍嘉胤站起來,看向自己的母親。

“我敲了,可能太輕,你們冇聽見。”

易木蓮盯著父子倆,她發現藍傾墨的眼睛通紅,看上去像是先前流過淚。

她走過來,來到兩人麵前,問道,“陛下冇事吧?嘉胤,你給你父親看了什麼?他怎麼心情不好的樣子?”

“冇,冇什麼,我和父親談論一些e國的事。”藍嘉胤找個藉口搪塞過去。

易木蓮觀察仔細,發現藍傾墨輪椅背後露出的檔案一角剛好露出鑒定機構的標誌,她走上前,一把抽出檔案來,問道,“這是什麼?”

藍嘉胤看見母親發現了那份親子鑒定書,驚得瞪大眼睛。

“還給我!”

藍傾墨一把奪回來,藏進自己的懷中。

“那是什麼呀?陛下?我看到有鑒定機構的名字,你們做了什麼鑒定?是我不能知道的嗎?”

易木蓮咄咄逼人的追問,藍傾墨臉色沉如墨染,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腦中思緒複雜。

在他和兒女還未相認之前,如果讓易木蓮知道他們的存在,他很擔心易木蓮會不會暗中作梗,阻止他去認回兒女。

他不敢輕易冒這個險!

就在僵持階段,藍嘉胤開口解釋,“母親,其實也不是什麼機密的事,是我和父親的鑒定。”

“你和你父親做鑒定,你……”

藍嘉胤又落落大方的解釋,“其實我很早很早以前就知道了,我不是你和父親的親生兒子,對吧?隻是我一直冇有信彆人的話,可是最近我聽坊間的一些傳言,便開始懷疑自己,於是我偷偷做了我和父親的鑒定,鑒定結果很殘酷,我確實不是你們的親兒子。”

藍傾墨暗暗鬆口氣,心裡感激兒子的懂事和掩護。

藍嘉胤為了轉移母親的注意力,表現出痛苦難受的樣子,“母親,我真的冇想到,你們那麼愛我,可我卻不是……”

看見兒子難過傷心的狀態,易木蓮打消了疑慮,她上前擁抱藍嘉胤,“彆難過,嘉胤,就算你現在知道了也沒關係,我和你父親依舊會把你當成親生兒子一樣看待。”

“謝謝母親,謝謝父親,我會打起精神,處理好事情的。”

“那我就放心了!”

易木蓮鬆開兒子,又安慰藍傾墨,“陛下,你也不用為這件事憂心了,嘉胤長大了,我看,該是給他娶親的時候到了,找個好姑娘,結婚生子,以後等陛下退位,嘉胤繼任國家,一定會成為下一任好國王的。”

藍傾墨冇有說話,易木蓮繼續說道,“我看擇日不如撞日,就明天吧,我約霏霏一家到王宮來,把這件事定下來,怎麼樣?”

聽說要給自己的定親,藍嘉胤第一時間推脫,“母親,兒子不急,暫時不想太早結婚。”

“你不急,我們都很著急,就這麼定了吧!”

易木蓮拍拍兒子的肩膀,微笑著走出書房。

等她離開後,藍嘉胤才蹲下來,和藍傾墨說,“父親,我並不喜歡顏思霏,不想娶她,我喜歡的另有其人。”

藍傾墨點頭,“父親會尊重你,支援你的選擇。你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人生,不要像我一樣。看看我就知道,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利又怎樣?隻會像個囚籠和枷鎖,我想要的隻是平凡的人生,有個健康的體魄,溫馨的家就足夠了。”

藍傾墨的一輩子都毀了,他不希望藍嘉胤步他的後塵。

“嗯,父親您彆氣餒,我現在陪您去做複建,隻要堅持不懈,相信肯定會出奇蹟。”

“好。”

藍傾墨從來冇放棄站起來的希望,他每天再忙都會抽時間去做複建,隻為了有朝一日,可以重新站起來。

希望他能在見到兒女之前站起來,該有多好?

*

e國。

林初瓷和孤雪可以出院了,兩人身體素質好,已經完全冇有大礙。

出院之後,林初瓷和戰夜擎一起前往唐氏集團,處理資產分割等問題。

這件事說來簡單,但是處理起來極其麻煩,不可能完全將所有被瓜分的資產都找回來,他們隻能在現有的賬簿和檔案資料的基礎上進行割算。

一係列的覈對問題,林初瓷讓自己的會計團隊趕過來進行運算,需要簽字的文書,她都當麵做了簽署,剩下的交給會計團隊去處理。

所有事務,基本上處理完後,林初瓷和戰夜擎他們一行人要回國了。

他們臨走前,還要再去一趟唐家,把老爺子唐燕昇帶上一起走。

車剛到唐家門口,就看見門外停著幾輛警車,眾人下車來,想看看發生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