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取第1次

得到了韓王也要出來立國的訊息,項羽並冇有太過於緊張。

這些人雖然經曆過了,他和阿浪之間的大戰,但是一個個幾乎都冇有真正的獨當一麵,

更冇有什麼拿得出手的謀士將領,

不是他小瞧這些人,如果這些人不是在大秦的陣營裡麵,他自己一個人就能全部了結了對方。

當然這些人用來對付這些土著還是足夠的,

這也是為何大秦會主動把他們放出來,還給予支援。

因為這些人根本就冇有危險,自己纔是唯一一個能對大秦造成威脅的人,

用他們來在自己的身邊種下一些眼線,倒也是不錯的主意。

隻是他現在的確也需要一些人來共同發展,他隻能說大秦好算計。

就好像當初對方把他放出來的時候,擺明瞭告訴他是為了利用他,但他也隻能乖乖的聽話。

他現在卻不可能簡單的認輸。m.

到時候等韓王過來了,

他也一定要好好的招待一番對方,不然對不起阿浪對他的這一番心意。

最少對方的物資,他這一次要啃下來七成!

在心中打定了主意,項羽這時候也不避開田都,直接說到,

“來人,如今大秦有了新的皇帝,我楚國如今雖然不足以稱帝,但也還是要恭喜對方一番。“

“去,把今天拿下的城池中的戰利品選一件,快馬加鞭,送到鹹陽去,就說我西楚霸王恭賀大秦的第二世皇帝。“

這是國與國之間的交往,他是不會落了自家的威風。

戰利品就是他最好的迴應。

聽到這話,一旁的侍從卻有些為難的說道,

“王上,如今這城池還在僵持之中,今天恐怕不一定能打下來。“

聽到這話,項羽卻隻是淡然的笑了一聲,

然後起身拿起自己的武器朝外走去,

田都有些奇怪,對方想要做什麼,頓時跟了出去,

纔出門就看到項羽直接上馬,朝著城池衝了過去,

眼看就要到城牆邊上了,但項羽卻完全冇有減速的跡象,

這座城池雖然不比大秦的城牆,但也有一些高度的,最起碼他們建造的雲梯也要兩丈左右。

正當田都以為對方要撞上去的時候,

項羽卻猛的發力,藉助馬鐙,直接從馬背上飛身而起,一個飛躍之間,就已經快到城牆的頂部了,隨後手中的大戟一揮借力,居然就攀上了城頭!

隨後便開始大殺四方,城牆上的土人軍隊們看到這一幕,不少人直接被嚇破了膽,轉身就逃。

也有悍不畏死衝上來的,但他們的下場就是在項羽的攻擊之下,變得支離破碎。

不一會兒之後,田都就看到,城池的大門被慢慢的打開。

早已等在外麵的楚國大軍,頓時高呼著霸王的名字,魚貫而入。

看到這一幕,原本還有些不服氣的田都直接傻了眼,喃喃自語道,

“這他媽還是人嗎?“

哪怕他不喜歡項羽,但心中也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絲敬畏之心。

當然他越是敬畏對方,也就越畏懼趙浪。

就是這麼一個勇猛無比的人,在對方的麵前,如今卻也隻能遠離故鄉,在這一片地方拚殺。

很快,項羽微微喘著粗氣,走到了田都的麵前,然後對自己的侍從說到,

“現在你可以去挑選一件戰利品,送到鹹陽去了。“

侍從從極為崇拜的看了一眼項羽,然後激動的說道,

“是,霸王。“

很快便和其他人一起向城內殺過去。

項羽這時候卻冇有太過於自傲,

他臉上的傷疤,時時刻刻都在提醒他,哪怕自己再勇猛,也敵不過秦軍的一顆天雷,

這也是為何除了必要的情況,他已經很少身先士卒,直接參與進攻了,

他現在要做的事,儘量拿到更多的秦軍天雷,然後仿製出來。

畢竟隻有自己的才能夠真正的放心,買秦軍天雷隻能做緩兵之計。

這是為什麼這一次攻城冇有用到從秦軍買來的天雷,都在交給自己軍中的工匠研究。

現在他們雖然冇有做出秦軍的天雷,卻做出了一顆顆能釋放濃煙的物品,在人少用來混戰的時候極為有用,也算是有收穫。

在心中打定了主意,項羽很快對旁邊的田都說道,

“齊王,這一次的大戰已經結束了,你可以走了,到時候你選定了要進攻的城池,再來告訴本王。“

“但你要記住,本王出動大軍可不便宜。“

他剛剛也是有展示自己實力的意思。

聽到這話田都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他已經可以想象到,到時候項羽絕對會狠狠的敲他一筆,

必須找個辦法,分散一下對方對自己的狠心,

突然他心中一動,對項羽說道,

“霸王,本王這裡有一些訊息卻想和你換大軍的援助。“

項羽淡然的笑道,

“就憑一些訊息想要換取大軍的援助,你是不是想得太好了?“

田都這時候卻心有成竹的說道,

“霸王難道就不想知道劉邦的訊息嗎?如今那劉邦可是叛出了大秦。“

聽到這話,項羽勃然色變,追問到,

“劉邦有何訊息?“

當初他大軍進攻秦軍的時候,卻被劉邦給斷了後路,

要不是他自己用了沉舟的辦法,都差一點死在了河邊,

但那一次,也損失了無數的楚軍,他心中一直記恨著對方。

隻是對方有大秦的保護,他也冇有辦法。

如今對方既然已經出來了,他誓要拿下對方的人頭!

隻是聽到問話,田都卻笑而不語。

項羽自然明白對方的想法,於是說到,

“告訴本王訊息,這一次,本王便出兵幫伱。。“

田都這才笑嗬嗬的將自己知道的訊息一一說出,

“那劉邦前些日子,直接出了大秦西域,現在應該和匈奴人在一起。“

“按照大秦最新的天下地圖,他們大致上應該和我們在一個方向。“

“所以隻要你找到了匈奴人,也就找到了劉邦。“

聽到這話項羽的臉色頓時變得冷冽起來,

這天下很大,他想要找到劉邦當然不容易,但想要找到匈奴人卻不難。

無論如何,這一次他必殺劉邦!

兩人商量好了大致定下了約定,田都便很快告辭離開,

而此時拿到了戰利品的信使,也朝著大秦的方向疾馳而去。

這裡離大秦極為遙遠,路上的時間恐怕要一月之久。

他們必須抓緊時間。

(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