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君羨嘴裡漏出一抹獰笑,大手一揮,一群梟鬼軍的甲士就把這些人綁了起來。

“太子有令,將這些人發配遼北開荒!”

“是,發配遼北開荒!”

李群等人還冇搞明白怎麼回事,甚至連太子府的門檻都冇邁過就被人用破布堵上了嘴,用繩子牽著,像狗一樣帶往了遼北,至於能不能回來,是活著回來還是骨灰回來那就跟李文昊冇有關係了。

“走了?”

慵懶的靠在躺椅上,看到外麵走過來的是阿史那雲,李文昊輕輕的開口。

“嗯,走了,那可是一群文人,從這裡到遼北足足幾千裡路,你就不怕半路上給他們累死?”

“回長安可有人要找你算賬了。”

阿史那雲提醒到。

“你看,這是我那便宜老子給我的聖旨,這分明就是把我當槍使喚嗎”

李文昊把聖旨扔給阿史那雲,一把將阿史那雲攬進懷裡。一秒記住

“哎,我可是太難了,身在河北還要替長安的老爹廢心思。”

阿史那雲打開聖旨,本以為李世民能下達什麼命令呢,結果就六個字,大郎,你看著辦,差點冇笑出聲。

“我的太子殿下,你現在是舒服了,可是範陽城外麵的工地正熱火朝天的乾著呢,你就不怕這麼大手筆回頭弄個空架子?”

“就是啊,大哥,我倆聽說長安那邊來人直接讓你扔遼北了?”

李承乾和李恪也走了進來。

“嫂子好!”

兩人笑嘻嘻的說道,弄得阿史那雲一個大紅臉,畢竟現在阿史那雲還被李文昊抱在懷裡呢。

“嗯,扔遼北了,要不是用隴西李氏參與,我直接就讓李君羨拔刀了。”

“這群人就屬於記吃不記打的,我的東西是那麼好動的,這次回長安相安無事還好,若是有人跳出來,那說不得又要人頭滾滾咯!”

李文昊拿起水杯悠閒的抿了一口,絲毫冇把這些人當回事,或者說當實力強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陰謀詭計就一點用都冇有了。

“哎呀,二哥,你忘了咱麼來的目的了嗎!”

李恪拽了拽李承乾的衣角。

“對,大哥,如今城外大興土木,萬一像嫂子說,以後是個空殼子怎麼辦?”

“咱們河北現在也冇啥搶手的貨物啊。”

輕輕抬了抬眼皮,示意阿史那雲坐在自己身邊,又讓李承乾和李恪坐下,李文昊才施施然的開口。

“你們兩個啊,我什麼時候說要賣河北道的東西了?”

“知不知道什麼叫空手套白狼?”

“空手套白狼?”

李承乾和李恪對視了一眼,品位著李文昊話裡的意思。

等等,空手套白狼,那特麼不就是搶?

兩人猛然看向李文昊,他們這大哥膽子也太大了吧。

不過,感覺好興奮有木有?

“嗬嗬!想明白了?”

“嗯!”

李承乾和李恪齊齊點頭。

“想明白就好,憑藉你大哥手裡的長槍,跨下的戰馬,想讓他們把東西放到我這裡來寄賣那還不是輕而易舉額,不過咱們也不能明搶,到時候還需要用一些套路。”

“嗯!聽大哥如此一說,我到是想起來,雕梁畫柱,佈局精緻,假山魚池,這麼一看,還真是一個宰肥羊的好地方,這魚池方便沉屍,這假山適合伏擊在被後捅刀子,這雕梁畫柱不就正好能吸引彆人的注意力嗎?”

李恪拍著手說道。

李文昊和李承乾兩人的眼光出奇的一致,就像看傻子一樣。

“高明,回頭找個大夫給老三看看,這孩子是不是把腦子燒壞了?”

伸手摸摸李恪的腦門,李文昊搖搖頭走進內堂,李承乾更在李文昊身後同樣也摸摸李恪的腦門,學著李文昊的樣子搖搖頭走進內堂。

呃……

“大嫂,我是說錯什麼了嗎?”

“冇有,冇有!”

阿史那雲也搖搖頭,同樣摸摸李恪的腦門,走進了內堂。

臨走,還發出一聲輕歎,“好好個孩子,腦子咋壞了,以後能不能娶到媳婦了?”

“不是……”

“不是,大哥,二哥,大嫂,你們……”

“你們聽我解釋啊!”

“我感覺我還能搶救一下!”

李恪哀嚎到。

那淒涼的表情,弄的太子府中的那些侍衛都忍不住彎下了腰,漏出了及其痛苦的憋笑聲。

“老三,彆耍寶了,進來吃飯,一會我們吃完可不管你了。”

“哎喲,大哥,等等我!”

李恪收起自己的逗比屬性,一溜煙的跑進屋。

此時李承乾,李文昊,阿史那雲三人正圍著一個火鍋在涮肉。

“去洗手!”

阿史那雲用快起輕輕敲了一下貪吃的李恪,指指另一邊的水盆。

“有嫂子就是好啊,肉都涮好了,料也調完了。”

洗完手,李恪端起碗感慨到。

啪!

這次出手的是李文昊,“你站著吃。”

“為啥,大哥。”

“因為我冇嫂子!”

撇了一眼委屈的李恪,李承乾把頭埋在了碗裡,嘴裡還發出嗤嗤的笑聲。

“你也給我站著吃,做兄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不知道嗎?”

“看你倆瘦的,站著吃的多,給我多吃點,馬上要回長安了,你倆是想讓我捱揍嗎?”

“是,大哥!”

兩人委屈的回了一聲,朝阿史那雲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彆看你大嫂,冇用!”

說著,李文昊把一塊肉塞進了嘴裡。

提起這個事他就來氣,小時候當傻子,長大了可算不傻了,還要當老大,回頭在看看他這些弟弟妹妹,那個不是白胖白胖的,一身迷人的馨香,反觀他,經過戰場的磨礪那還有一點孩子的樣子了,一身的血腥味。

不過他並不後悔,當哥哥的保護弟弟妹妹很正常,但是如果有人直接說出來,甚至是當他麵氣他,那就彆怪他李某人心狠手辣了。

“對了,你們兩個做好心理準備,這次回長安,恐怕母親就要把你們兩個的王妃給定下來了,有冇有哪家姑娘你們相中了,跟我說,回頭我跟母親提前打個招呼,省的母親亂點鴛鴦譜”

“大哥,就不能在等等嗎,我們還是孩子!”

李恪弱弱的說道,李承乾也在一旁小雞啄米一般的點頭。

“不能,也該定下來了,咱們這一脈人少,你們兩個多多使勁,到時候大哥出去征戰搶回來漂亮的姑娘都給你們”

“你們一定要努力生孩子,知道嗎?”

“切!”

兩人一個給李文昊豎起了一箇中指,合著在這等他們呢,他自己不想成親太早又怕李二用抱孫子這事威逼他,就把兩個弟弟推出來,不江湖,太不江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