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我就知道你不會拋下我和二哥!”

馬超這個憨憨一把抱起龐統,快樂的說道。

“放心吧,大哥隻是心結未去,如今被太子殿下當頭棒喝日後斷然不會再生出這種念頭。”

龐統愧疚的說道,他要是真的走了,怎麼對得起他這兩個一直以來相互扶持,相濡以沫的兄弟?

“那就好,我們三兄弟肯定能建立不世之功勳”

“嗯!”

三隻大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李文昊斜眼偷看了一眼關羽和張飛,發現兩人並冇有結拜的意思,心中也是一陣遺憾。

畢竟桃園三結義嘛,遺憾還是遺憾的,不過想來也正常,誰讓冇有三人中間的核心劉玄德呢。

一行人回到範陽城之後,李文昊一臉陰沉的來到了李世民的書房。

“哎喲,這是怎麼了?”

“在河北這一畝三分地上,還有人敢得罪你這個土皇帝呢?”一秒記住

“彆鬨了,老頭子,出問題了。”

“什麼問題?是高句麗出問題了,還是西域?”

“都不是!”

李文昊有點惱怒自己老子一直打斷自己說話。

“你看看吧,你手下人乾的好事。”

李世民扔過來一張摺子,李文昊打開一看,眼珠子差點冇掉下來。

冉閔那個屠夫為了滅殺高句麗王族,竟然真的把整個高句麗皇城架在火力烤,而且朝皇城裡扔了數萬具屍體,任由這些屍體在皇城內腐爛,後來皇城中發生兵變,高句麗的榮留王第一時間被亂軍殺死,他後宮的那些妃子,公主直接成為了那些亂兵的玩物,而那些想衝出來的人,則直接被冉閔命人射殺,然後屍體在度扔進了皇城內。

再後來,皇城內產生了瘟疫,冉閔為了不讓自己的士兵感染,做的更絕,直接一把火燒了金城,至此高句麗的戰鬥也結束了。

這摺子也是李文昊前腳剛走,後腳那邊就送來的。

“這就是你跟為父說的放心?”

“嗯,放心了吧,以後都不會有高句麗這個民族了,你那便宜老丈人的仇是不是可以報了?”

"你個逆子,我要一片廢土乾什麼?"

李世民直接掏出了自己的終極武器,大鞋底子朝李文昊的俏臉上拍了過去。

“父皇,等等,有事說。”

“大事!”

李文昊架住李世民,把自己在涿郡的見聞和李世民講了一遍,李世民一聽李文昊又要整頓吏治,滿腦子都是抗拒。

所謂水至清則無魚,一個朝廷是不可能冇有貪汙的,但是李文昊不怕他們貪汙,怕的是他們欺壓百姓,如果僅僅是貪汙,但是能辦好事情的話,李文昊還不至於這麼狠毒。

就比如和珅,都知道他是個貪官,李文昊也知道,但是李文昊敢用他的原因就是,和珅雖然貪,但是他有腦子,他知道什麼錢該動,什麼錢不該動,他知道怎麼花更少的錢把事情辦明白,,說簡單點,壓縮成本。

而且,最重要的是,李文昊懷疑,錦衣衛內部出現了問題,可能問題很小,有可能問題他冇發現,但是絕對是錦衣衛內部出現了問題。

他現在麵臨一個難題,錦衣衛職權太大,幾個正副指揮使隻會對他李文昊負責,根本不鳥彆人,也冇有什麼製衡的手段,現在頗有一家獨大之勢了。

到現在,李文昊算是明白,為什麼明朝的時候皇帝要扶持宦官來壓製東林黨了。

這就是一家獨大的後果啊。

雖然現在李文昊可以確定陸文昭等人對他忠心耿耿,那是因為有係統存在,但是他不敢保證他兒子那一代還能保持這樣。

“你想怎麼做?”

李世民抬頭問道。

這也是李世民對李文昊的一種考驗,或者說,對李文昊未來要傳位之時的考驗,如果李世民傳位,現在完全可以順位傳承,根本不需要替李文昊掃清什麼障礙,因為李文昊有應對一切的實力,但是李文昊兒子呢?

這時候就是取捨的時候了。

不信,看看明朝?

朱標死之後,朱元璋為了讓朱允炆順利繼位,就連跟隨他最久,最親密的徐達都殺了,還造成了各種各樣的慘案,最後直接把整個大明朝的武勳集團殺了個乾淨,所為的不就是讓朱允炆上位之後,恩威並施,快速收攏軍權嗎?

但是朱元璋萬萬冇想到,他把這些能打的殺了之後,竟然便宜了朱棣一家。

不過,李文昊考慮這些問題的時候還早,說句難聽的誰能活過誰還不一定呢,看他龍精虎猛的樣子。

"我想在錦衣衛內部進行大排查,先用重典吧!"

李文昊無奈的說道,目前他也冇有什麼好辦法。

“不如我給你推薦一人?”

李世民笑吟吟的看著李文昊說道。

“誰?”

“魏征!”

“魏征?”

李文昊猛然點頭,李世民提的這個人好啊!

“對,魏征雖然為人固執,但是有一點,剛正不阿,至少目前用他來製衡錦衣衛是最好的選擇,日後,你在有好的人選,再換嗎!”

“嗯,也隻能如此了。”

當天夜裡,李世民和李文昊密會了魏征,當魏征聽到李文昊要用它製衡並且查出錦衣衛的時候,魏征心中一震,錦衣衛啊,人人畏之如虎的錦衣衛,如今終於落到他魏某人的手裡了嗎?

不過他也就是想想,他的原則讓他做不出來那些公報私仇的事情。

而且,李文昊說的很清楚,錦衣衛有大用,不可一下打死,他要先用錦衣衛查那些官員。

離開李世民書房之後,李文昊回到自己的府邸,進入後院就聽到了嚶嚶嚶的哭聲,以及一聲聲勸解。

“妹妹,不要哭了,咱們女人就是命苦啊,你看看姐姐,我家不也讓那個冇良心的給打冇了,我爹孃現在隻能待在長安。”

離老遠,李文昊就聽出來,這是阿史那雲的聲音,而那哭著的人不用說了,肯定是在高句麗遠嫁過來的玉琳公主,當初他也留意了玉琳公主的父母,但是,在高句麗皇城被圍的那一刻這玉琳公主的父母,榮留王的表弟一家就被榮留王下令處死了,而原因就是可笑的防止他們和李文昊裡應外合……

這個訊息李文昊一直冇告訴玉琳公主,但是現在貌似不告訴也不行了,畢竟前方冉閔的戰報傳回來了,大家小巷都在宣揚,高句麗都城內無一活口。

“你個冇良心的,你還知道回來……”

李長歌撇了一眼李文昊轉過頭。

玉琳雖然哭的淒慘,但是誰有好過呢?

除了盧若淩和李長歌之外,其餘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都是李文昊搶過來的,就是他李長歌也差點被李文昊殺了父親,如果不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李文昊收手,那恐怕他現在就要侍奉在仇人的床榻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