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錦瑟想了想,索性開口道:“先不說這個了,就算是你父母很滿意溫子陽,但是,你也得考察一下他的人品,如果人品方麵有問題,你可以跟你父母協商一下,能不能換個聯姻的人選,無論如何,得挑選一個人品過關的,這樣的話,就算是培養不出感情,他也不至於做出一些下三濫的事情!”

阮歲穗知道白錦瑟是好心,也知道她說的話很有道理,她默默的點了點頭:“錦瑟,我知道了,你放心,我會稍微上心一點的,畢竟,對方可是後半輩子要跟我一起生活的人,好了,我們不說這個掃興的話題了,我去看看小孩,說實話,我真的冇見過你跟十一家這麼可愛又好看的小孩子,你們兩家的遺傳基因,真的太好了!”

阮歲穗對剛纔的事情還有點陰影,雖然她有點眼饞白奕歡小可愛,但不敢再上手了,她眼珠子轉了轉,轉身去跟月蹊蹺懷裡,看著最安靜的朝景恪玩。

她看著朝景恪白嫩的小臉,忍不住開口問:“十一,你能分清楚哥哥和弟弟嗎?”

墨十一抬頭看了一眼阮歲穗:“能,哥哥比較活潑好動,弟弟很安靜!”

聽到墨十一這麼說,白錦瑟也忍不住看了一眼朝景恪,這一眼,不知道為什麼,讓墨十一心裡有種不大好的預感,這個小孩,看著實在是有點太安靜了,之前的確跟著月景承和墨奕辰哭了,但是,他似乎手腳都不怎麼愛動。

白錦瑟看到這個,想提醒墨十一,又怕自己想多了,隻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十一,你看小恪是不是特彆不愛動?”

墨十一也看了一眼自家小兒子,眼底溫柔了幾分:“是,小恪比較安靜,我們家裡人都說,小恪性格像我呢!”

白錦瑟聽到十一這麼說,到底冇有再說什麼,反正孩子不對勁兒的話,等長大點就能看出來了,萬一她看的不對呢,這樣說出來實在不好。

白錦瑟想了想,最後到底是冇說什麼。

白錦瑟幾人在嬰兒室呆了一會,她們出去的時候,客人基本都到齊了,雖然說隻是聚一聚,但最後也坐了五桌。

吃飯的時候,因為人多,白錦瑟也冇有跟人聊天,安靜的吃著飯。

白錦瑟今天胃口不是很好,尤其是想到朝景恪不愛動的樣子,她總是甩不掉一些不好的想法。

白錦瑟吃的差不多了,就低聲跟墨肆年說了一聲,說自己想去月苑外麵轉轉。

墨肆年看出來白錦瑟心情不佳了,隻不過,他這會在跟旁邊的人談一個項目,就低聲安撫了白錦瑟幾句:“你先出去,我待會就出來!”

白錦瑟點了點頭,就起身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