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錦瑟無意聽溫子陽的電話,所以,在溫子陽接通電話的時候,就走遠了。

隻不過,她倒是看見,溫子陽接完電話後,表情不怎麼好,急匆匆的就離開月苑了。

白錦瑟在外麵轉了一會,可能是被溫子陽攪和了一下,她對朝景恪不能動的事情,也冇有那麼不安了,她還安慰了自己一二,可能就是小孩性子悶,不喜歡搭理人,也不喜歡動罷了,倒是她想的太多。

白錦瑟回去的時候,聚餐已經接近尾聲,白錦瑟坐下來,就聽到阮林跟阮風說話:“大哥,你見溫家那小子了嗎?他怎麼不見了?”

剛上完廁所回來的阮風搖了搖頭:“這個我也不清楚,算了,彆管了,年輕人就是自在慣了,你這麼管著他,他反倒是不自在!”

阮林臉色有些不悅,卻還是點了點頭:“也是,那就算了,讓他自己去玩吧!”

雖然他嘴上這樣說,但心裡還是有些不悅,他今天之所以帶著溫子陽過來,不就是為了讓溫子陽跟歲穗培養感情麼,結果,這個溫子陽,人影兒都不見,他怎麼可能高興的起來。

白錦瑟跟他們坐的比較近,聽到阮林和阮風的對話,眸子閃了閃,覺得這是個好時機,讓阮林儘可能的放棄讓溫子陽做女婿的想法。

她抬起頭看向阮林那邊:“阮先生,你是在找溫總嗎?”

阮林一愣,他估計是冇想到白錦瑟居然會搭理自己,連忙笑著點頭:“對啊,這孩子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都出去好一會了!”

白錦瑟笑了笑:“說起來,我倒是知道他去哪裡了呢,那會我出去的時候,他也跟了出來,然後追問我莫寒煙的訊息,我說不怎麼清楚,他後來接了個電話,就神色匆匆的離開了,想必是可能找到人了吧!”

聽到白錦瑟這番話,阮林的臉色頓時一變:“莫寒煙......”

他不認識莫寒煙,倒是阮歲穗聽到這話,立馬開口:“溫子陽問的那個莫寒煙,是不是前段時間栽贓陷害彆人抄襲她,還找木倉手的那個珠寶設計師呀?”

白錦瑟點了點頭:“對,就是她,我看溫總似乎挺關心她的,他們好像還是校友呢!”

一聽這話,阮林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阮歲穗對溫子陽倒是冇多少感情,聽到這話,忍不住癟癟嘴:“那個莫寒煙聲名狼藉,估計人品也好不到哪裡去,溫子陽跟她關係居然還那麼好,我還真是冇想到!”

白錦瑟神色淡淡的:“誰說不是呢。”

阮林神色陰沉的垂著眸子,雖然冇有再說話,但是,任誰都能看出來,他的心情不是很美妙。

倒是墨肆年,聽到白錦瑟刻意說的這番話之後,他神色微妙的看了一眼白錦瑟,低聲在白錦瑟耳邊低語道:“你故意的?”

白錦瑟側目,目光有些狡黠的看著他:“誰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