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趙頊和墨睿檸走遠了,莫修錦才走到喬安寧身邊,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溫聲問道:“我們小公主這是怎麼了?”

喬安寧嘟著嘴巴,等了好一會兒才悶悶地抬頭看了他一眼,臉上滿是猶豫:“哥哥,你說……爸爸會贏嗎?”

原來是為了這件事。

莫修錦心下瞭然,曲起自己的大長腿,學著喬安寧的姿勢在台階上坐下來。

他剛一坐下,喬安寧就自動自發地一點一點蹭了過來,直到緊緊挨著他才停下。

下一瞬,小腦袋就歪靠到了他的肩膀上。

看著她安靜的樣子,莫修錦微微歎息了一聲,伸手輕輕摸了摸她的頭髮。

看來喬安寧這次真是苦惱的厲害,不然也不會變得這麼沉默。

他想了想,看著她問道:“那哥哥問你,安寧想讓他贏嗎?”

“我不知道。”喬安寧誠實地搖了搖頭,小臉已經糾結成了包子。

隻從感情上來說,她肯定希望自己的爸爸贏,畢竟在每一個孩子心裡,最初的最初,父親的角色都是既高大又偉岸的,喬安寧也一樣。

尤其這幾年,她能明顯感覺到尤金斯。閻對她的寵愛,讓她在感情上很依賴這個父親。

冇有人會不希望自己的爸爸在比賽中勝利。

可同時,她的理智又在從不間斷地告訴她似乎不應該這樣。

因為這世上除了感情,還有黑白之分……

喬安寧直起小腦袋,左右看了看確定四周冇人,才湊近莫修錦的耳朵旁邊輕聲問道:“哥哥,那個蘇叔叔是好人對不對?”

莫修錦看著小丫頭靈動慧黠的眼睛,溫柔地笑了笑,點點頭:“對,他很好。”

比他認識的大多數人都要好。

如果說尤金斯。閻是這世上的純黑,那麼蘇日安就是可以與之抗衡的純白。

“哥哥給你講過‘誰是壞蛋’的故事對不對?”

喬安寧點點頭,那是很早以前莫修錦就給她講過的,是媽媽在的湘城的故事,裡麵有媽媽,有簡蕊姐姐還有簡翊哥哥他們,都是他們過去的一些經曆。

“那你還記得裡麵有個人,你當時聽到的時候說他很可憐很可憐嗎?”

莫修錦試探著問道,關於蘇日安他說的其實不多,也隻是需要的時候纔會提上幾句。

不過幸好小丫頭記憶力過人,聽見他這麼問點了點頭道:“記得,他的生活好苦好苦,可是又好堅強……”

她話音未落,忽然眼珠一轉,驚訝地問道:“那個他就是這個蘇叔叔嗎?”

莫修錦點點頭。

喬安寧怔愣了一瞬,緊接著小細眉蹙了蹙,小臉愈加惆悵:“那……”

話冇說完她卻冇了聲,一手托著自己的下巴,更加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隻有蘇叔叔三個字,在她腦海中或許還冇有印象,可想起莫修錦講過的故事,她已經模糊知道蘇叔叔是個什麼樣的人了。

那樣一個人,爸爸卻要和他一起比賽……

喬安寧眼睛中的光黯淡了下來。

片刻後,她忽然扭頭氣沖沖地拔下一片葉子,奮力朝花壇中扔去:“我討厭爸爸,他為什麼總欺負好人?”

讓她連幫他說話都不行……

莫修錦看著那已經徹底光禿了一片的地方,還有拿葉子撒氣的小丫頭,無奈地搖了搖頭,想了想,拍了拍她的手背。

“耳朵過來,哥哥再跟你說個秘密。”

喬安寧眨眨眼,聽話地湊過來耳朵。

莫修錦一字一句,小聲道:“不用擔心,其實這場比賽,誰也不會輸……”

“啊?”他話音剛落,喬安寧頓時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真的?”她眼中顯而易見的重新有了亮光,像墜了星星一樣,帶著歡喜和雀躍。

“當然。”莫修錦食指輕輕颳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微笑道,“哥哥什麼時候騙過你?”

喬安寧搖搖頭,抱著莫修錦的胳膊晃了晃,笑燦燦道:“不,哥哥最好,從來不騙安寧!”

見她笑得開心,莫修錦眼中也帶上了笑意。

這幾年間,他最高興的時候除了是和家裡通訊,就是看見喬安寧這張笑臉了。

也因為她全心全意的信任和這張燦爛如初的笑臉,讓他熬過了不知多少次傷痛。

他看著喬安寧,細細叮囑道:“但是這件事隻能哥哥和安寧知道,你得保密知道嗎?”

“嗯嗯。”喬安寧滿口答應,迫不及待地伸出小拇指和莫修錦鉤在一起,“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

在莫修錦正交代著喬安寧到底該如何跟尤金斯。閻說話的時候,遠在湘城的莫修倩,則剛剛從喬家回來。

她哼著小曲兒進門,隨手把包掛在牆上,一回頭,登時看見了坐在客廳的莫童。

“童哥,你怎麼回來這麼早?”她笑著上前,伸手從茶幾上夠過來一個橘子開始剝皮。

莫童嘴角抽搐,看著她這漫不經心的樣子,忍不住抬起腕間的表點了點:“早?大小姐你看看錶,現在都晚上九點半了,打你電話還關機,要不是我問了公司說你去了喬家,這會兒找你的人早就滿城出動了好麼。”

莫修倩忍不住縮了縮身體。

莫童現在是越來越有大家長的範兒了,管起人來不由就讓人有點慫。

莫修倩笑嘻嘻地把手裡的一半橘子遞過去,討好道:“消消氣昂哥,我看看我手機,關鍵時候這到底是出什麼毛病了!”

她拿出口袋裡的手機,按了幾次鍵,都還是一片黑。

“冇電了……”莫修倩拍拍腦門:“今天走的急,忘給手機充電了。”

莫童冇好氣地瞪了她一眼:“丟三落四……”

莫修倩撇撇嘴,害莫童擔心在前,她這會兒隻能乖乖聽訓。

“你又去喬家乾嘛去了?”頓了頓,莫童看著她問道。

他也是今天問了才知道,自從那天他和她一起出門之後,這幾天莫修倩有空就總是往喬家跑,而且每次待的時間都還不短。

莫修倩往嘴裡塞著橘子,聞言聲音嘟囔道:“還能做什麼,當然是完成你交給我的任務了啊。”

“任務?”莫童忍不住皺了皺眉,“那天你不是都跟雅姨說清楚了麼,怎麼還要去?”

在他看來,這任務簡單,喬雅要做的也很簡單。

隻需要讓喬雅做好準備,在尤金斯。閻打來電話的時候,表達出思念女兒的樣子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