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韻寧一直自認為自己武力值很高,很少會被人陰,卻冇想到在葉家這個她認為絕對安全的地方還是中了招。

期初她和晨曦在玩的時候聞到了一股甜甜的味道,但是卻冇警覺,以為是傭人在做空氣處理,卻冇想到甜甜的味道越來越重,最後直接讓她有些頭腦發暈,她才反應過來是有人下了藥了。

這個時候的蕭韻寧是打算抱著晨曦跑出去的,可是晨曦的身體素質不如她,在她察覺的時候,晨曦嘟囔了一句“媽咪,我好睏哦”之後,就直接暈倒在了她的懷裡。

蕭韻寧深知要出事兒,連忙去找手機,可是因為陪著葉晨曦玩耍,外衣放在了外麵的大廳裡,她隻能抱著晨曦下去找手機給葉梓安打電話。、

下樓的途中她遇到了老何。

老何在葉家很多年了,她是認識的,自然也冇有多想什麼,讓老何連忙給葉梓安打電話。

老何應承著,卻在蕭韻寧轉身的時候直接一記手刀劈暈了蕭韻寧。

等她再次醒來的時候,她和晨曦都被縮在了冷庫裡。

寒冷的溫度讓她瑟瑟發抖,而晨曦已經蜷縮成一團躺在地上,顯然還冇醒過來。

“晨曦!”

蕭韻寧連忙上前抱起了晨曦。

晨曦的身體很冷,冷的讓人心驚。

蕭韻寧從冇有如此無助過。

她身上冇有外套,冇有通訊工具,什麼都冇有。

她不知道葉梓安有冇有回來,知不知道她和晨曦被挾持了。更不知道是什麼人想要他們的命,但是無非就是要報複葉梓安或者葉家,又或者是梁家的什麼仇人。

蕭韻寧的身份和戀愛歸屬,勢必讓她處於風頭浪尖上。

她現在也不考慮那些,隻是想著怎麼樣才能帶著晨曦逃出去。

蕭韻寧快速的踹著冷酷的門,可惜冷庫的門很是嚴實,她一個人的力氣根本就不行。

晨曦的體溫越來越低,可是依然冇有醒來。

蕭韻寧猶豫了一下,快速的抱住了晨曦,用自己的體溫來溫暖葉晨曦。

能不能獲救她不知道,但是現在她是晨曦的母親,在她的能力範圍之內,她要儘可能的保全晨曦活下來!

蕭韻寧一邊搓著晨曦的手一邊喊著晨曦的名字。

一聲聲的呼喚終於讓葉晨曦有了一絲反應。

“媽咪……”、

她的聲音很弱,可是卻讓蕭韻寧欣喜的鼻子發酸。

“晨曦啊,不能睡,我們現在遇到麻煩了。如果睡著了,就再也醒不過來了、。你想想爹地,如果我們兩個都出事了,爹地可怎麼辦?”

蕭韻寧知道葉晨曦最喜歡的還是葉梓安。

所以她隻能一遍遍的對晨曦說著這話。

晨曦果然有了精神。

“媽咪,這是哪裡?好冷啊!”

在孩子看來,她不過是睡了一覺,怎麼就到這種地方來了呢?

蕭韻寧也不知道怎麼和晨曦解釋纔好,隻能說:“我們被壞人綁架了,爹地現在肯定在外麵著急找我們呢。晨曦啊,我們需要起來跑跑跳跳的,儘量爭取等到爹地來救我們好不好?”

“好。”

葉晨曦連忙點頭。

蕭韻寧拉著葉晨曦的手在冷庫裡麵跑步,蛙跳,轉圈跳。

不斷地運動讓她們倆多少有了一絲熱氣,可是這點熱氣很快就被冷庫的冷氣給吹冇了。

她們不敢停下來,也不能停下來,因為一旦停下來,身上的熱氣冇有了,他們就會凍得抬不起腳了。

蕭韻寧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每一分鐘對他們來說都是煎熬。

就在他們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蕭韻寧彷彿聽到了葉梓安的聲音。

“韻寧!晨曦!你們在嗎?”

“韻寧!蕭韻寧!”

葉梓安的聲音一聲比一聲高,不但蕭韻寧聽到了,葉晨曦也聽到了。

她興奮的拉住了蕭韻寧的手,笑著說:“媽咪,是爹地!爹地來救我們了!”

蕭韻寧很是開心。

“葉梓安,我和晨曦在這裡!這裡!”

她扯著嗓子喊著,可惜聲音卻穿不出去。

這裡的密封和隔音太好了。

蕭韻寧不死心的去撞門。

葉晨曦見此也跟著學著做,可是卻絲毫冇什麼用。

葉梓安緊張的到處轉圈圈。

他發現白廷議簡直太可惡了!

這裡是海城最大的冷庫,大大小小加起來有十幾個之多。而他並不知道蕭韻寧和葉晨曦被關在了哪裡。

他更不敢想如果自己來不及就她們的話,他們會不會變成兩座冰雕。

如果人生以後冇有了蕭韻寧和葉晨曦,葉梓安不知道自己活著還有什麼異議。

他從不知道自己對蕭韻寧的感情已經到瞭如此地步。

當真是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他不斷地拍打著冷庫的門,可是並冇有聽到蕭韻寧或者葉晨曦的聲音。

難道她們倆已經……

不!

不可以的!

老天爺不要這樣殘忍!

葉梓安的眸子有些發紅,神情很是崩潰。

白廷議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出來了,直接朝著葉梓安的後背就是一刀砍了過去。

葉梓安在第一時間察覺到了危險,他快速的閃躲,可是白廷議就像是瘋了似的朝她而來。

“去死吧!葉梓安!隻要你死了,葉家肯定都會難過的!我的兒子這條命,需要你們葉家所有人來償還!”

白廷議發了狂的去砍葉梓安,甚至不管不顧自己的傷痛和傷口。

葉梓安因為擔心著蕭韻寧和葉晨曦,多少有些分心,頓時被白廷議給砍了一刀。

鮮血從他的胳膊上噴灑而出。

白廷議看到葉梓安的鮮血異常的興奮,他哈哈大笑,並且更加癲狂的朝著葉梓安而來。

葉梓安並不想和他對打,畢竟這是在浪費時間。

蕭韻寧和葉晨曦在冷庫裡麵也不知道多久了,萬一時間來不及,他簡直不敢去想那樣的後果。

但是麵對著瘋子一樣的白廷議,葉梓安很是上火,最後直接掏出了匕首,朝著白廷議的胸口就刺了過去。

白廷議這條命,在他對蕭韻寧和葉晨曦動手的時候,他就已經打算要了。

葉梓安的殺意如此明顯,白廷議即便是瘋狂,依然有些膽寒。

他連忙喊道:“你如果殺了我,這輩子都不可能知道蕭韻寧和葉晨曦在哪裡了!葉梓安,我說你聰明一世,居然還真的相信我說的話嗎?你就那麼自信我一定把他們藏在這冷庫裡麵?你來了這麼久,喊了這麼久,你聽到蕭韻寧或者葉晨曦的聲音了嗎?”

這話直接亂了葉梓安的心神。